元知公众号
主题 :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7-12-30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马永波



混乱鉴赏家 
  
1
A.激烈的秩序是一种无序;而
B.巨大的无序是一种秩序。两者
是同一的。(几页证明。) 
  
2
是否所有春天的绿都是蓝,的确如此;
是否所有南美的鲜花都绚烂地
摆在康涅狄格的桌子上,的确如此;
是否生活在锡兰的英国人都没有茶,的确如此;
而是否这一切都以有序的方式进行,
的确如此;固有对立面的一个法则,
有关本质的统一,像港口一样怡人,
像一根树枝的笔触一样怡人,
比如,马扎德村一根较高的,特别的树枝。 
  
3
在生与死的所有美妙对比之后
证明这些相反的事物分享着同一,
至少那是理论,当主教们的书
解决了世界。我们无法返回到那里。
蠕动的事实超出了带鳞片的头脑,
是否有人会这么说。而关联依然会出现,
一个微小的关联仿佛一朵云彩
在沙地上扩大,像山边的一个形体。 
  
4
A.好吧,一个旧秩序是激烈的秩序。
这证明不了什么。只是另一个真理,另一个
真理的巨大无序中的元素。
B.我写作时是在四月。风在吹,
在连日的阴雨之后。
当然,这一切,不久将变成夏天。
但是假定真理的无序终将变成
一种最为金雀花王朝的,最为固定的秩序……
巨大的无序是一种有序。现在,
A和B并不像是雕像,在卢浮宫中
为一个远景摆着姿势。它们是用粉笔写在
人行道上的东西,让沉思者可以看见。 
  
5
沉思者……他看见鹰在漂浮
错综复杂的阿尔卑斯是它惟一的巢穴。  
   
 
有船的风景
 
一个反主子的人,带花的苦行者。
 
他擦掉雷霆,然后是云朵
然后是天堂的巨大幻象。可天空
依然是蓝的。他想要感觉不到的空气。
他想要看见。他想要眼睛看见
而不是被蓝色所感动。他想要知道,
在空气的明镜中端详自己的
一个裸男,在寻找蓝色下面的世界,
没有蓝色,没有任何蓝绿色的色调,
任何天蓝色下面或后面的颜色。
骨头的富豪,他拒绝,他否定,到达
中立的中心,不详的元素,
那单色的,无色的,本原。
 
真理好像并不在他思考的地方,
像一个幽灵,在一个尚未创造的夜晚。
更容易相信它在那里存在。如果
它不在别处,它就在那里,因为
它不在别处,它的地点就必须是假定的,
它本身就必须是假定的,一个假定之物
在一个假定的地方,一个在他抵达之处
抵达的东西,凭借拒绝他之所见
否定他之所闻。他将抵达。
他无需在黑暗中生活,行走,
被一种空虚抛进另一种
空虚。
 
  他的本性便是去假定,
去接受他人所假定的,但没有接受的
东西。他接受他所否定的。
但是作为要被接受的真理,他假定了
一个超乎所有真理之上的真理。 
 
        他从不假定
他自身可能就是真理,或真理的一部分,
他所拒绝的东西有可能就是真理的一部分
不规则的蓝绿色,是部分,看得见的蓝色
变得浓厚,是部分,被云朵如此感动,
如此戏弄的眼睛,被雷声如此放大的
耳朵,都是部分,这些东西全都是
部分,还有更多的东西,也是部分。他从不假定
神圣之物会显得不神圣,也不假定如果没有什么
是神圣的,那么万物和世界本身便是神圣,
如果没有什么是真理,那么万物
便都是真理,世界本身便是真理。
 
他最好是能够假定:
他会坐在阳台沙发上
俯瞰着地中海,绿宝石色
变成了绿宝石。他会观察棕榈
在炎热中忽闪绿色的耳朵。他会端详着
一杯黄酒,目光追随一条汽船的轨迹
然后说,“我哼唱的似乎是
这天空哑剧的旋律。” 
 

凭自身光线阅读的启明星
 
阅读是困难的。书页是黑的。
可他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书页上一片空白,一个没有玻璃的框子
或是在他注视时空着的玻璃杯。
 
夜晚的绿落在书页上
落向空杯子深处……
 
看,现实主义者,不知道你在期待什么。
绿落在你身上,当你注视时,
 
落下,甚至起草并发布了,一个演说。
而你认为那就是你期待的东西,
 
那元素之父,绿色的夜
在讲授一个黑暗神秘的字母表。 
 

越来越不人性,哦野蛮的鬼魂
 
如果房子里必须有一个神,必须,
在房间和楼梯上说话,
 
就让他像阳光在地板上移动,
或者像月光,沉静,如同柏拉图的幽灵
 
或亚里士多德的骷髅。就让他把群星
挂在墙上。他一定要安静地居住。
 
他一定要不说话,闭上嘴,
就像那些:像光的所有运动;
 
甚至,像最接近我们的色彩;
像形体,尽管它们是我们的预兆。
 
异化的是人,
人在月亮里没有同类。
 
是人需要自己的话语
区别于野兽或不能交流的群体。
 
如果房子里必须有一个神,就让他是一个
听不见我们说话的神:一种阴凉,
 
一种朱红色的虚无,群体中的一枝
我们是其中过于疏远的部分。 
  
 
飞行员的坠落
 
这个人逃脱了肮脏的命运,
当他临终时,知道自己死得高贵。
 
黑暗,人类死后的虚无,
接受他,并在空间深处保存他——
 
我们相信深渊,有形的雷,维度
没有信念,又超乎信念。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