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知公众号
主题 : 曹僧: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7-12-24  

曹僧:诗五首




高老庄牌局

    “姐姐,你怎么今日有些怪我?”(《西游记》)

肉体须要实践,九齿
常须锤炼。一个扒。
姐姐年方二十,云髻压。

偏门不走,黑汉耿直,
出个尖。翠兰幸福,
欢欣唱曲《小蜜蜂》。

炸的黑桃不要,哪想
会有猴?丈人顺毛顺子。
刚鬣做丁,敦厚待人。

手头天罡变化,搬砖
运瓦。老猪不是爱钱财,
斗地主全都只为她。


钢塔

摇篮失控般起伏的田野,
牛角张弓弹射褐色旧泥。
我看见塔在变形,奇迹失守。
薄暮的七寸在脚心,
而倒刺掐住了皮下的青蛇。

石卵内,飞的欲望摩挲,
水蜘蛛滑塔,鼓舞丘陵一跃。
在尖顶,好像一切都静止。
笼盖脆弱如蜗壳,鸟群
甚至拾净降临自天外的喘息。

我再次看见笋立的黑影洇湿、
围拢,而无惧而哀伤。
阵阵阴风显形于油茶林行道,
那飘动的是什么,不可言说
又使梦中梨一次次腐烂?

透明的回响被水滴放大。
御风人晕眩,然后是鼓掌,
鼓青蛙,鼓出腿上山鬼的眼。
塔骨交错而雨云放下鹭珠。
水牛驮着白,在草地上迷失。


民族旅店

凉风自内加载,信号塔里在演义
明月三分进度,天空长短刀切腹
阿尔善街、杭盖路、机动三轮车
卷毛的脏狗效仿独自发呆的街客

余晖缓慢地熄火,长庚星被抛光
没有车灯,斗里填了几朵卑微的云
北来路尘沙重。西霞融入冷蓝中
暧昧的红黄,像从石髓剔透而过

四个人跳下车斗,老司机卸去挡板
一捆被褥麻木躺尸,挪开舞燕镖飞
他顺手腾空一支烟,烟囱低矮而密集
抽搐的夜,其余四人开始往下卸

先是螃蟹,短边焊着四个铁挂钩
接着游一条吃水泥的铁蛇,白鲳干
晾成几块方形板,然后拉扯着
空管焊就的章鱼,蜷曲下一个……

他的迷彩服很旧,他们动作很轻
就像,在把词条从“杭盖”里肢解:
白云、碧空、河流、草原,还有
山和树林。天灰腌制他们,鹰标白头

细数残肢。风大催人老瘦,面庞
如矿难。幼驼整条气喉拴在窗锈上
标本已死了很久。男人们都不说话
起伏四野的雷电此夜包围了旗县


西红柿炒鸡蛋

我和一轮落日相互怒目
我嘲笑他腮红的浓厚
他冷讥我胡茬的干枯
他喜欢更早一些到来
而我们同样是眉心似剑
剑指向镜头,指向洞穴
指向一切荒芜里的鹤足

我越过露水和阡陌交通
终生在一条臭水沟泅渡
该朽的石桥还不朽败
偶蹄也仍在烂泥上开花
我们是执著的武士对决
汗涔涔于胸而浑沌四野
让条才华横溢的狗腾跃

为了那同一个心上人
我和一轮落日相互怒目
我扯他遮羞布漫长腥臭
他挑开我肚皮酸液横流
在易碎的瓷盘上,我们
各自沉吟却终于相拥
我们,已接受空空如也


坚果

入秋后难于剥离的残余。火焰先化为西天外的污点
彩色水渍再长成疤痕,在墨迹中隐褪。多么静态的
伤害,矿物缓缓打出一个嗝。你发现往往是聚饮时,
只限于两人间的某种私密货物,在眼皮底下

被偷偷地运输。山也就这样开始加速了。道路悬垂时,
月亮在一只浮动的鱼鳔中伸出食指,弯作
试探性的敲打。先别出声,不披蓑衣的渔人正骨骼清奇
成为图钉松动后,第一个轻轻波及竹海的落水物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