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7-12-20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马永波



勇士
 
太阳,那勇士,
穿过那些等待的树枝而来,
那勇士。
 
碧绿阴郁的眼睛
以青草的暗淡形式
逃逸了。
 
明星们,
苍白的头盔和大钉般的马刺
逃逸了。
 
我对床的恐惧,
对生的恐惧和死的恐惧
逃逸了。
 
那勇士从下面
出现,不假思索地迈进,
那勇士。


基韦斯特的秩序观
 
她的歌唱超越了大海的天赋。
水永远不会塑造出大脑或声音,
像一个全然是身体的身体,摆动着
它的空袖;而它模仿的运动
发出不断的叫喊,引发不断的叫喊,
那不是我们的,尽管我们能够理解,
它是非人的叫喊,属于名副其实的海洋。
 
海不是面具。她更不是。
歌声和水不是混杂的声音
尽管她所唱的就是她听到的,
尽管她的歌词清晰可辨。
也许在她全部的词句中
有水的碾磨和风的喘息;
但是我们听到的是她,而不是海。
 
她就是自己歌曲的作者。
蒙着头巾,姿态悲惨的海
不过是她前来歌唱的场所。
这是谁的精魂?我们问,因为我们知道
那就是我们一直寻找的精魂,并且知道
当她歌唱时我们应当经常这么发问。
 
如果那只是大海的黑暗之声
升起,被滚滚波涛染上色彩;
如果那只是天和云,被水囚禁的
珊瑚礁的遥远之声,
无论多么清晰,它都是空气,
低沉回荡的言辞,是夏季之声
在一个没有尽头的夏季不断重复
独自回响。可它不仅如此,
甚至多过她的声音,我们的声音
在水和风无意义的投入之中,
戏剧性的远方,青铜的阴影堆积在
高高的地平线上,天和海
显出山岳般的气氛。 
 
      正是她的声音
使天空的消逝变得最为清晰。
她测量时辰的孤独。
她是世界惟一的创造者
她在里面歌唱。当她歌唱,大海,
无论拥有怎样的自我,都变成
她的歌唱本身,因为她是创造者。而我们,
目睹她在那里独自游荡,
知道从来没有为她准备的世界
除了她歌唱的世界,和歌声创造的世界。
 
罗曼·费南德兹,告诉我,如果你知道,
为什么,当歌声休止,我们
便返回城里,告诉我,为什么
那些停泊的渔舟的灯火,
当黑夜降临,倾斜在空中,
掌管了夜,分割了大海,
划定纹章灿烂的区域和火红的标杆,
安排,加深,迷惑着夜晚。
 
哦!苍白的罗曼,为秩序而发出神圣的愤怒,
创造者为安排大海之词,星光黯淡,
芳香的门户之词而发出的愤怒,
以更为可怕的划分,更为敏锐的声响
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起源安排词句。 
  
 
没有天使的傍晚

 
   人的巨大利益:空气和光,
   拥有身体的快乐,看的感官享受。

     ——马里奥·罗西
 
为什么六翼天使像琵琶乐师一样
排列在树林上方?为什么诗人
像永恒的交响乐指挥? 
 
      空气就是空气。
它空虚的闪光到处环绕我们。
它的声音不是天使的音符
而是我们过时的精神更为敏锐地
在我们越发狂怒的自我中认识到的。 
 
      而那些
抚育六翼天使的光,对于它们
光环的理发师,多产的珠宝商——
是太阳为天使或者男人们捏造的吗?
悲哀的男人们用太阳造了天使,
用月亮给自己造了幽灵随从,
在死后,引导自己回到天使身边。
 
如果这一切清晰无误,我们就是太阳的人
白昼的人,永远不属于尖角的黑夜,
是以一种协调一致的方式
重复空气的古老声音的人。而且,
如果我们重复,那也是因为风
环绕着我们,总是用我们的语言说话。
 
光,也给我们包上外壳,让风的运动
变得可见,并给最为喜怒无常的虚无
赋予形式,仿佛,对白昼的渴望
在巨大闪耀的东方实现了,
对休息的渴望,在那下降的
黑暗之海中实现了,它的变黑
正是休息和寂静在向睡眠之中蔓延。
 
……傍晚,当节奏跳过了一拍
又一拍,一个接一个,全都
敏捷地转换成沸腾的小调。
赤裸的夜晚是最好的。赤裸的大地是最好的。赤裸,赤裸,
除了我们自己的房屋,低低地拥挤在
拱门和它们亮晶晶的空气之下,
在火和火的狂想曲之下,
在那里,我们内部的声音发出真正的回应,
在那里,我们内部巨大的声音升起,
当我们站立着凝望浑圆的月亮。 
  
 
读者
 
整夜我坐着读一本书,
坐着读,仿佛在一本
书页昏暗的书中。
 
这是秋天,坠落的群星
覆盖了蹲在月光中
皱缩的形体。
 
我读书时没有点灯,
一个声音在喃喃低语,“一切
都在复归寒冷,
 
甚至那些麝香味的圆叶葡萄,
甜瓜和没有叶子的果园里
朱红色的梨。”
 
昏暗的书页上没有字
只有群星燃烧的轨迹
在结霜的天空中。 
 

重述的罗曼斯
 
夜晚一点都不了解夜晚的圣歌。
它就是它,就像我就是我:
要感知到这点,我最好是先感知到我自己
 
和你。只有我们两个能够
彼此交换对方所要给予的东西。
只有我们两个是一体的,不是你和夜晚,
 
也不是夜晚和我,而是你和我,孤独,
如此孤独,如此深地依赖我们自身,
如此远地超出偶然的孤独。
 
夜晚仅仅是我们自我的背景,
绝对忠实于彼此独立的自我,
在灰光中彼此依赖。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