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最后的屏障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7-12-08  

木朵:最后的屏障




祭奠礼毕,我们在中厅吃酒,
讨论幼儿园的伦理漩涡、北朝鲜的
核危机、股市国家队护盘的逻辑,
每一个问题都见仁见智,

从微信中辗转至此,
人人唇枪舌剑、牙尖嘴利,
可统统未曾细致、精湛地谈妥。
只是我们自我感觉良好。

唯有酒桌上第十人,
那位带着一把长锯的工匠
一言不发,他来到我们中间
平衡着我们妄议中的盲目,

而且,事后我们才知道
在亡者生前陷入困境时
他出手施救的金钱远超
我们这些君子借予之和。

我在吃食中注意到那把锯子,
木柄上刻画着一个“良”字,
由此小看了它俗世的主人:
这个不谈国家大事的匹夫。

我当时就认为他是一个
无知的匹夫。低人一等的手艺人。
而我在圆桌讨论中技压群芳,
显露出独特的视角。

平心而论,我的口才难以改变
一个事实:不配成为亡者最好的
友人。只有这个工匠与亡者
于患难中见到真情。

不可补救也无法改变,
我曾两次婉拒亡者
在金钱上艰涩地对我提出的
进一步请求,娴熟地

把皮球踢给了另一个诗人。
他没有再求助于我们这九人。
老天垂怜,他还有一个木匠
作为意外的屏障。

而木匠的债权并未产生纠纷。
据说他的一个买家,相中他
精心雕琢的一张龙椅,
并代偿了亡者未尽的义务。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