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六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2-07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六首

马永波



银耕童
 
一个黑影在黑色的田野里舞蹈。
它从地上的一丛灌木中,抓起一张床单,
仿佛那是洗衣妇晚上铺在那里的。
它把床单裹在身上,直到黑影变成银色。
它舞下一条垄沟,在熹微中,
在一张发疯的犁后,跟随着绿色的犁刀。
银色有多么快地消失在尘土中!
黑影有多么快地滑出皱巴巴的床单!
床单有多么轻地落向地面!


十点钟的幻灭
 
房屋里闹鬼的
是那些白睡袍。
没有绿色的,
也没有紫色带绿边的
也没有绿色带黄边的
也没有黄色带蓝边的。
它们没有一个是陌生的,
有带花边的袜子
和带珠子的腰带。
人们不会
梦见狒狒和玉黍螺。
到处,只有一个老水手,
喝醉了,穿着靴子睡觉,
在红色的天气里
捕捉老虎。 
  
 
六幅有意味的风景 
  
1
一个老人坐在
一棵松树的阴影里
在中国。
他看见飞燕草,
蓝的和白的,
在树影的边缘,
在风中移动。
他的胡须在风中移动。
松树在风中移动。
于是水
从杂草上流过。 
  
2
夜是女人
手臂的颜色:
夜,女性的夜,
模糊,
芳香而柔软,
隐藏着自己。
一座池塘闪烁,
像一个手镯
在舞蹈中晃动。 
  
3
我用一棵高树
测自己的身高。
我发现我要高得多,
因为我的眼睛,
正好够到了太阳;
我的耳朵
也够到了海滨。
不过,我不喜欢
蚂蚁从我的阴影中
爬进爬出的方式。 
  
4
当我的梦接近月亮,
它袍子的白色皱褶
充满了黄色的光。
它的脚底板
变红了。
它的发间充满了
某种蓝色的晶体,
来自不远的
群星。 
  
5
并非所有灯柱的刻刀,
并非所有长街的凿子,
并非所有圆顶和高塔的
棰棒
能够雕刻出
一颗星星所能刻出的东西,
穿过葡萄叶子闪烁。 
  
6
理性主义者,戴着方帽,
在方形房间里,思考,
看着地板,
看着天花板。
他们把自己局限在
直角三角形里。
如果他们试试菱形,
圆锥,波浪线,椭圆形——
例如,半月的椭圆形——
理性主义者就会戴宽边帽。 
 

一座纪念碑的碑文
 
对于被音乐唤醒的
这些想象的生命,
号角、长笛、战鼓、
小提琴、大管、铙钹的造物——
缅甸闪耀的裸身搬运工
都因被看见而变脏;
岛屿哲学家们在泉水旁
以漫长的思考消磨时光;
大腹便便的食人魔在阳光下盘绕起来,
结结巴巴地说梦……


天堂之门的蠕虫们
 
从坟墓里,我们带来了巴德鲁巴杜尔,
她在我们的肚子里,我们是她的战车。
这里是一只眼睛。而这里,一个接一个,
是那一只眼睛的睫毛和它白色的眼睑。
这是那眼睑下垂的脸颊,
而这里,手指挨着手指,是一只手,
那脸颊的全部精华。这是那双唇,
一捆的躯体和脚。
……
我们从坟墓里带来了巴德鲁巴杜尔。 
  
 
在卡罗莱纳
 
卡罗莱纳的丁香枯萎了。
已经有蝴蝶在小屋上拍翅。
已经有新生儿在母亲的声音中
译解爱情。
 
永恒的母亲,
你那薰衣草乳头怎么
仅此一次流出了蜜汁?
 
松树让我的身体变得甜蜜。
白色的鸢尾花让我变得美丽。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