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牧斯:陪妻子去陈山补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30  

牧斯:陪妻子去陈山补记




就像我家乡的那些弯道,也就是说,看不见
前面的路;虽然看不见,迫近又显现出来。
山上尽是成年的荷树、栗树,微笑着似迎客人。
尽是结构复杂的荆团、藤条和绿色的火焰……
参天大树立于村口或村中央,田垄宛如大自然
散落的小吃;妻子她觉得这也熟悉、那也熟悉。
我想象她做少女的时候,是怎样在这里挑水,
濯足,和凝望,我想多一点看到她以前的光景。
她也许多地方不记得,但看起来,是风水宝地;
一条河溪似原始森林的封存,岸和石全然碧绿;
从最需要的地方流出来,从想象的美学流出来。
她说她以前常在这里洗澡,她越说,我越想象。
终于找到了,以前住的林场的房子,完全破败,
朽木仿佛故意,抵住烂屋的心;但房屋越破败,
旁边的大树越繁茂,以战胜者姿态,派发小苗。
只有小径还在,像拉直的花环,有名和无名的
小花,可轻易地搭上坡地,也可轻易下到谷底。
妻子激动地跳跃,被遗忘的,又跑出来;不像
在我老家,我没法知道哪些片断俘获了她的心。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