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牧斯:南山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26  

牧斯:南山记




如今只有福财俚在种田。仁古伢俚在种田。
种在长满杂草和冬茅的水田之间。
与其说成熟的水稻比以往更加繁茂,
不如说它们疲惫地弯下了腰;当它们
像大鱼一样从水田中割下来,又被
耐心地抱上了岸,我看见鱼籽般的谷粒。
每次开车回去,大自然就会收回一部分,
收回属于它自己的。连同黄昏、寂寥、
死亡……也这样做,从它们的角度看,
它们的主权范围更广了,也更加丰沛。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