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玛丽安·摩尔: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09  

玛丽安·摩尔:诗五首

乔亦涓 译



水母

看得见它,看不见它,
 一种波动的魅力
一块染琥珀色的紫水晶
 居于其中,你伸手
去够它它张开
 又合拢;你试图
抓住它而它在颤抖;
 你放弃了你的想法。


致变色龙

隐藏于威严的葡萄藤蔓的
  叶子和果实中
  盘绕
    你的骨骼
      缘着修剪过的光滑枝干,
        变色龙
        一块绿宝石上
      点着的火焰
    你燃烧只要黑暗之王的
巨口,无法将你所创造的光谱
  一口吞噬。


我可以,我可能,我必须

如果你告诉我为什么沼泽
不能通过,那么我将
告诉你为什么我认为
只要我尝试就能穿过沼泽。


致长颈鹿

如果这么说不可以,事实上宿命
是个人的而情非所愿

是现实——同时也是有害的
若心地不纯——这是否意味着

人可以仅靠树顶上的嫩叶生活
它们长得只有高个的生灵才能够到?——

关于这点长颈鹿给出了最佳例证——
这不善言谈的动物。

当遭受精神的折磨
生物会不堪忍受

它们无法反抗的事实;
或准确地说,长颈鹿例外

因为它们更沉默寡言
比起那些被情绪纠结的动物。 

     归根结底
  形而上学的安慰
  是深刻的。对于荷马,存在

  是有缺陷的;而超越,需要条件;
  “从罪孽到救赎的旅程,是永久的。”


福佑斯人

那个没有坐在嘲讽者中间的人——
 那个不诋毁,贬低,抨击的人;
  那个没有“典型的放纵”,
“不借口,退缩,推诿的人,将被听见。”

(啊,乔尔乔内!世上有杂种
 也有点石成金的圣人;尽管很可能
  如果乔尔乔内的自画像据说不是他本人,
我或许不会对它倾心。福佑那不以自我中心

为己任的天才们。)
 “差异,辩论,宽容”——在“学问的
  城堡中”我们自有防御完善的堡垒。
福佑那“冒险作出决定的人”——那质问

他自身的人:“这能解决问题吗?
 我理解的正确吗?这是最有利的吗?”
  唉,尤利西斯的同伴们现在从政——
生活放纵无度,道德观沉沦,

失去了一切比较的力量,
 把特权当解放,“奴隶是自己套上的枷锁。”
  无耻的作家们,浑身污水里外坏透,仿佛健全
和优异,成了古老的准时髦的仿冒品,

反对从众的良知有违性情。
 那“直面私人的谎言和公众的耻辱”,关心
  傲慢所不屑关心的事物的作家,祝福你们——
你们不会驯服。祝福,那不圆滑世故的人。

祝福那秉持的信念有别于
 占有之欲的人——那不属于只被“看得见的事物”束缚的人——
  那置失败于度外,意志坚定毫不畏缩的人;
他们炽热的眼睛见过苏丹的塔楼上照耀的金光。
 

*乔尔乔内(1477-1510),意大利威尼斯画派画家。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