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乔亦涓:诗六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09  

乔亦涓:诗六首




历史与遗忘

我们将被写进历史,我们所有人,
所有无名之辈,将被写进,或许——
两三行教科书上的宋体小字:
“稳定”、“繁荣”、“提高”,
几个空洞的词凝固鲜活的心跳。
不会有更多笔墨为我们而浪费,
如果历史是战争,苦难,不幸的纪念碑,
我们,是漏网之鱼,火山口的蚂蚁……
许多世代后,某个温习它的学生
坐在树阴下,默记大事年表。
微风吹拂他的额角,他不会知道
同样的风也吹拂我们。被遗忘真好


深夜醒来

深夜醒来,
摸摸心口上
后悔的刺——

A,我想对你说:
请宽恕我……

B,你在哪里?
我思念你。

C,你还辛苦记着我吗?
忘了吧。好像我们从未相识。

F,我答应过你的,明天,明天
不,我想现在立刻去做!

G,我真的明白了,
可再也来不及……

X,是的,我甚至没有时间去恨你。
“爱这点苦工”,对我已太沉重!


点灯

今夜,愿窗外没有警笛鸣响。
远方没有灾祸。
病人和守护者都已安睡。
旅客和司机都一路顺风。

仇恨已在梦中化解。
罪孽因忏悔得到宽恕。

灯,一盏一盏渐次熄灭。
那不灭的光,
是你摸黑起来
擦亮内心的火柴——

不为忧伤,只如多年前母亲深夜点灯,
缝补一件旧衣裳。


无名之名

一个名字为了愤怒,
一个名字为了爱情,
一个崭新的,祈祷理解、和平;
让忘河之水清洗干净
那些悲伤、含恨之名……

当你喊我,请喊我玫瑰,
仙人掌或向日葵,
喊我锄头,石头,钉子,
一朵云或一杯水。请喊我墙,
荆棘,或野火……这些
或许更符合我的本义。

我没有名字。


面临异乡

许多事物带我们面临异乡:
比如生一场大病,或是
盛夏突降一场暴雨——

雨,顷刻之间
在窗外建立起另一个国度,宏大,
威严,执行全套雨的律法。

每一片叶子都臣服于
雨的管制,天地用同一种语言讲话——
暴雨的语言,暴力的语言。

外面的世界还不够,
雨要侵占你的内心,像疾病侵占
你的肉体。仿佛它知道

每个人心灵深处
都埋伏着一场
随时准备暴乱的“绝望的大雨”——

如果你抵御,你就成为
自我的异乡——坚定你的信念——
像最后一角蓝天矗立在心之岛屿。


马兰花

马兰花的前世是马兰花,
马兰花的来生还是马兰花。
还有苜蓿花、紫菀花
打破碗碗花……

还有白的、黄的小小的粉蝶,
它们的子孙后代
无穷无尽,仍然是白的、黄的
小小的粉蝶,是苜蓿花、紫菀花
打破碗碗花……

这些卑微的物种
以不变的个体,
打败时间,获得一张
永生的面孔。

我们,甚至不比一朵
打破碗碗花强——
如果没有语言赋予
爱以不朽的形象。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