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齐别根纽·赫伯特:诗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11  

齐别根纽·赫伯特:诗三首

乔亦娟 译



鹅卵石

鹅卵石
是完美的造物

它和它自身相称
知道自己的局限

用鹅卵石的意义
将自身恰好填满

带着一种不令人想起任何事物的气味
不吓跑任何东西不激起欲望

它的热情和冷漠
公正且充满尊严

我感到一种沉重的自责
当我把它握在手心
它高贵的身体
浸透了虚假的温暖

——你无法驯服鹅卵石
它们望着我们,直到最后
用平静而清澈的眼神


“我思”先生和想象

“我思”先生从不相信
想象的花招

阿尔卑斯山顶的钢琴
为他演奏的是虚假的音乐

他不喜欢迷宫
斯芬克斯令他充满憎恨

他住在一幢没有地基的房子里
没有辩证法的镜子

纠结的意象的丛林
不是他的家

他难得有一次高飞
乘着隐喻的翅膀
旋即坠落,像伊卡鲁斯
坠入伟大母亲的胸膛

他崇拜同义反复
解释
同上的同上

一只鸟就是一只鸟
奴隶制意味着奴隶制
一把刀就是一把刀
死仍旧是死

他热爱
平坦的地平线
一条直线
和地球的引力


代达罗斯和伊卡鲁斯

代达罗斯说:

继续向前儿子但记住你是在走而不是飞
翅膀只是一种点缀,你踩着的是一片草地
温暖的阵风不过是夏天潮湿的泥土
而冷风是一条小溪
天空充满了叶子和小动物

伊卡鲁斯说:

我的眼睛像两块石头径直回到地球
我看见一个农夫敲碎结冰的土地
一条蛆虫在犁沟里扭动
那些虫切断植物与土壤的联系

代达罗斯说:

儿子这不是真的,宇宙仅仅是光而已
地球只是一钵阴影,看起来就像这里,色彩嬉戏
微尘从海雾上升起,升到这高贵的
原子的天空,彩虹在这里悬置它自己

伊卡鲁斯说:

父亲我的双臂被真空抽打得疼痛
我的腿变得麻木,它们想念荆棘和锋利的石头
我无法像你一样不让自己去看太阳父亲
我整个儿在地球黑暗的光线中下沉

灾难的描述:

现在伊卡鲁斯头朝下坠落
他留给我们最后一瞥的形象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气
的小东西正被贪婪的大海吞噬
在头顶上父亲叫喊着他的名字
它不再属于一颗头或一个脖子
而仅仅属于记忆

评论:

他太年轻了不懂得翅膀只是一个隐喻
只是一点儿蜡和羽毛以及对万有引力定律的蔑视
我不可能在若干英尺之上举起自己的身体
问题的实质是我们的心脏
流淌着充满空气的
沉重血液
而正是这一点伊卡鲁斯不愿接受

让我们祈祷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