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王家新:在德波边境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18  

王家新:在德波边境



      “这土地喂养出黑鹰,饥饿的皇帝,
      德意志第三帝国和第三罗马帝国。”
        ——扎加耶夫斯基《关于波兰的诗》

1
从格尔利茨一过桥
就是波兰的茨戈热莱兹了

一条尼斯河,成为蜿蜒的边境线

在扎加耶夫斯基与本恩*
这两个诗人之间
也隔着一条河

隔开,也就是联系
一条时而平静、时而凶险的河
从我们中间流过

啊波兰,你的轻骑兵
仍在肖邦的波罗乃兹舞曲中挥舞着马刀
而桥头上那些戴钢盔的岗哨
却早已改行
做起了黑市上的生意

2
这几天我住在波兰一侧的
一个小村庄里
作为一个边境上的临时居民
下在德国的雪
也下在我的带烟囱的屋顶上

而我的老朋友,比利时艺术家巴特
仍在忙着布置他的新画室
(他买下了这座边境上的房子)
这里到处挂着他的画
每幅画上落下的印章
题曰:“八达岭”(这个老达达
多年前登上过长城!)

美丽新世界啊
每天清晨,总有一些国籍不明的小鹿
和小松鼠来花园里探访
每天夜里,我都与幽灵独处
在几种语言之间跋涉
需要翻译吗?每天上午
从门前小天主教堂飘出的赞美歌
似乎不用翻译我也能听懂

而每天下午,我都出去散步
我走向披雪的森林,并试着
同每一个遇上的波兰村民打招呼
直到家家户户升起乳白的炊烟
飘来我童年的煤烟味
家?在这里我的乡愁已没有颜色
只有雪,雪,雪

3
波兰。扎加耶夫斯基的
波兰,但也是后来成为德国人的
勃布罗夫斯基*的波兰
德国的女孩比波兰的苗条
波兰的面包比德国的便宜
而波兰的咖啡,像是波兰的诗歌
竟带有半杯苦渣——在登山之前
我一仰头全喝了下去

于是从那披雪的峰顶上
我看到了三个国家:波兰,德国,捷克
这么说吧,如果带上康德的望远镜
你还可以看到更多

但我们不能多留
那里山石结冰,空气稀薄
在那里我最想的,就是像那个滑雪者
运足气,也借助于神力,从山头
绕过落叶松林,然后
“嗖”地划出一个S形
一直抵达到山下

——在那里,在我们自我的底部
如果我写作
每一行诗
都将重新标出边境线。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1945-),波兰著名诗人。戈特弗里德·本恩(1886-1956), 德国著名现代诗人,曾为纳粹效力。扎加耶夫斯基曾写过关于本恩的文章。
*约翰内斯·勃布罗夫斯基(1917-1965),前东德杰出诗人,生于德国人、波兰人、俄罗斯人杂居的东普鲁士的蒂尓锡特(现属波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