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诗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06  

木朵:诗三首




在麻将房

那位系着绷带、赢了不少钱的女士
尚未经历生育之苦。
她无疑是重复出现在每个下午的牌友中
令无端空气变得多情的源头;
她身上穿戴的织品、饰品
与她匀称的身体融合在一起,
充分展示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

但无人了解她真正的忧虑,
以及她排忧的渠道;
她似乎并不爱惜这种在外人看来
最巅峰的时刻——长久地把本钱押在赌桌上,
已使她变得憔悴不堪、焦躁不安。

有时,不顾及她的美貌所应允的分寸
频繁说出几句脏话。
她留给他人的美德越来越少,
只剩下不饶人的唇齿。

她的妹妹偶尔来接替她,
但赌客们很难从她的嘴里了解到
哪一个野蛮的男人打伤了她姐姐。
同时,人人都惋惜:她妹妹嫁对了人,
而她通过婚娶来改变命运,已不可能。


理智与情感

我们被反锁在客厅里,
但书与书上的迷醉都在一扇木门后。
这时,我们急切地设想几种撬门的办法,
并想把门的损伤减到最小;
其中一种办法需要一位亲人来用力,
而此前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跟他没来往,
彼此之间找不到加深感情的窍门似的。
我们几乎从不重视他,觉得他可有可无,
他不可能对我们的日常生活起作用。
然而,在感到绝望的一瞬间,
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他——
他的勇猛、他的头脑、他随叫随到的忠诚。


我的自然观

茂密如巨伞,这些树下,
一个少年既兴奋又觉得压抑。
这时,他步入了特殊的风景,
那被称为自然的聚散离合。
这般年轻,不能肩负褒贬的使命。
但压抑是对的,它是三个方面的结合:
这是鸟的王国,与人无涉;
这些树、这条近路是别人的财产;
然而,在精神上,
这又是无人分享的逆境。
他还不会品尝孤独的滋味,
又缺乏足够的手段,勾勒另外一个我。
对鸟的欣羡,最终抵销于鸟粪的降临,
以及那藐视人的动静,不断增强的
他的恐惧。
以为就此别过,
却在多年后,他再次接近类似的情况。
仅仅是类似的遭遇,
就足以帮助他去挽回失落的形象。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