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聂广友:丙申年夏日下午游安福县羊狮慕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04  

聂广友:丙申年夏日下午游安福县羊狮慕




山径已旧,
随着山势屈突着进入
庸常申时的雨霁,
林子里,路边,石凳蒙尘,
在人队过后,空自兴叹、沦落,
遂独返还。已在简陋的屋边,
它独自守着站坪,守也不是,
不守也不是。地坪就在跟前直塌,
令人心碎,销魂。
直接就见到风景,
独自就抱守到山开出来的事迹,
水泥修到脚边,无人会意。
路宽阔、贫苦、壮丽,但
显出人工的气息,无人会意。
径路边的拢墙,贫苦、屈强立起,
效率、胫骨宽大,耐劳,
独自对峙着山野。
汽车在拢墙内来回行驶,
你独自沿大径往回走。
下午孤独,遭人队遗弃。
如三闾大夫的悲愤,
坚守内心密闭的贞节,
毅然走入壮阔起伏的路的怀抱。
它被人工开出,独自
岖崎蜿蜒,挺直在峰谷。
径路越来越宽厚、稳定,
大山也越来越雄伟壮丽,
路径在山形里修,路径就是
大山的形状,被劈开的大山
露出它的心脏,为赤子拜服。
他就是强者,喜爱路径就是
喜爱大地的土埴。它沉迷它
开垦出来的气息,
是因他太疲倦,大地的明亮、
新的时辰,能救他。
给他新的力量。大径修到
转角,拢墙排立,到达新的
规模,像是耸立的雉堞。
截断那边的视角,又是拓开
新的朴正,引我急剧要去看。
但我又心不在焉,我很孤独,
被人队遗弃后,独自在
山里徜徉,正是这在山岩
内部的徜徉使我被人队
遗弃,远离家庭、妻儿。
申末,径路里的光芒越来
越收敛,我独自走着,
竹筇击地发出声响。径路
笔直,有时顺着山势伸展开。
它的直线里有无限。我又
担心猛虎、虫兽,看见人形我
就高兴。申末清丽,道路无极。
君不见,由来志士多苦心,
君不见,自古薄暮摧肠断。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