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木朵:诗十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30  

木朵:诗十首




无名之鸟

鸟带来的感受首先是日常反应,
然后,改造它们的愿望
双管齐下:一是着力于鸟的本性,
探索鸟可能唤醒的人性深浅,
直至一只鸟飞越固有的属地;
     二是鸟作为一个化身、
一个语言现象的前兆,观察它给予
诗的种种冲动
      如何转化为一件新礼物。


大师的定义

“诗,是其所是。”这是大师思想的结晶。
我们揣摩着他的这个概括。
但这只是大师年轻时的定义,而在晚年
他再也没有直言诗是什么;
甚至,有一次崇拜者诵读这句话时,
他立即打断他们——介意人们提起它。


孟子夜察

他坐在昨天那个位置。
今日之他从昨日之中挣脱出来,
形象丰富,也似更懂酒肆之妩媚。
他注视每一位后来者:
这一个个后于他出现在此的人
已令他觉察到这些人身世的复杂性——这些人
越看越充满故事趣味,值得给予教益。
他安于只凭他看而不被他人发现。
这是今日已到这个位置上的人的权益,
对未来的无尽遐思,实际上也是
一个卓越的仁者在想象圣人转世。


杜甫作为一个转变

浓缩的历史通过他
逐渐释放出点点滴滴的滋味;
无痕的语言被打开、被延展,
因他的存在而从不停息。
  语言的观念已被改写,
  由弱至强,由浅入深——
语言是一部大戏,是一部历史,
我们对此的认识既不新颖,
也未曾同等地步入斑斓多姿的历史早期,
在那里,他从奇崛之地引入的活水
为他的热情解渴。
  某一刻——我们再也无缘重现——
枯竭与丰沛同等壮观,
并交合于一体,铸造单一语言的盛况。


杰出的心灵

杰出诗人慨叹去日良多,
“晨耀其华,夕已丧之”;
这股心理的、审美的巨大引力,
应暂时避开它。
尽管我亦雪染双鬓,但
——确有必要加强这一意念——
现阶段我的诗风需要尝试的是
硬朗、强健、深思、敏捷。
这是一位四十出头的诗人
最适合去锤炼的才艺,也是他为了
十年后能更好理解最杰出心灵状况
所需具备的重要品质。当他意识到
离最为强大的自我还有一段距离时,
杰出诗人就完全地焕发出光热,
任凭他贪婪又反复地采撷。


北望

一位妇女长久、长久地嚎叫,
恐惧、绝望、乞怜汇集在一块,
在这刚刚落下帷幕的秋夜,
她的女儿也无助地——因大人的
恐惧而受到牵连——小声却揪心地哭喊着。
北方仍未归于安宁。
她们不会、不能脱离这块热土,
她们的苦难死死地拽住了她们。
生于斯,长于斯,也将死于斯。
她们哭到声嘶力竭的一刻
才得救,尽管她们不知她们的苦难
溶解于叙述其情状的语言中
已有所减轻。它们由一个复数变成了
单数,定格于历史一瞬,已由真切转为泛指。


启蒙的热浪

接儿子放学的路上,那迎接他的文明开端,
作为一个起点,那里交通堵塞、名车林立。
我几乎坠入庸常性的深渊:受到了具体的
生活洪流的压抑,仿佛教育的无端状况已
让我交出诗能为一位诗人创造出一个更好
形象的权利。那时,我以他人的眼光低估
诗的权利与福利。但驻足另一处,开端的
另一个点,迅疾地感受到这一次卑微评估
又被纠正——诗正从低谷缓缓爬升,直至
小学校门里露出儿子无邪的脸,回归坦途。


青春

无法分享的记忆回到
那不具确定性的夜晚:

两个年青人中的一个,情窦初开,
并不懂得用旌旗搜寻与直插芳心。

事后证明,这只是一支人生插曲:
一根意念之弦的撩拨,曲不成调。

即使二十年后老调重弹,
也不重现于绷紧的弦上。


增长与消停

这棵树的形象已定,
它——是形象,而非树——引导我们
怎么去看,怎么去跟它打交道。
美与生机的发现,取决于
我们怎么改造自己的形象。
    形象的交叠、翻番、来往。
树闯入我们的世界,
一个形象首先映入眼帘,
    占有了我们整颗心,
这一增量的发现更新不了万象。
    世界依然是一颗心。


诗神

准许我做的事,我在做,
          远未能完成;
他在看——了解我必须做其他事
来弥补做这一件事的开销;
           他知晓
我改变现况的为难。
他爱莫能助。
     他补偿我的是
使我增强了我是百里挑一的人选的
               意识。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