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拉金:阿兰德尔墓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30  

拉金:阿兰德尔墓

陈黎、张芬龄 译


 
肩并肩,他们面容模糊,
伯爵和夫人共眠在墓石里,
他们特有的习惯隐隐显现
像接合的盔甲,僵硬的裙褶,
以及那浅浅的荒诞的暗示──
他们脚下的小狗。
 
这般前巴洛克风的平实
不太能吸引视线,直到
你看见了他左手的铁手套,依旧
空空地被另一只手抓紧;而
你发觉,带着一股温柔的震惊,
他的手抽回,握住了她的手。
 
他们没有想到会躺那么久。
此种蕴藏在肖像内的逼真
正是朋友可以察觉出的细处:
雕塑家受托付所刻出的优雅
一气呵成地助使画角的
拉丁姓氏得以流传久远。
 
他们怎么也猜想不到
在他们仰卧静止的旅程中
空气这么早就化成无声的损害,
把老房客赶走;
后代的眼睛这么快就开始
浏览,而不是细看。
 
保持原有的姿势,连结着,穿越过时间的
长度和宽度。雪花飘落,不载明日期。每一个
夏季光线挤入玻璃杯里。明丽的
鸟语零乱地撒落于同样
多孔洞的地面。而沿着小路
不断变换的人们来到,
 
冲毁他们的身份。
而今,无助地处于这不再是
纹章时代的穴里,在他们
历史断片的上方
缓缓悬浮的烟束凹处
只残余一种姿态:
 
时间已将他们变形成为
虚幻。那原非他们本意的
墓石的坚贞已变成
他们最后的纹章,并且证实
我们的准直觉几乎真确:
只有爱情能使我们长存。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