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拉金:下一位,请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30  

拉金:下一位,请

傅浩 译


  
总是太热切地盼望未来,我们
养成了期待的坏毛病。
什么东西总是在迫近;每日
我们都说“到那时”,
一边从崖岸上眺望着细小、鲜明、
闪亮的应许之船队航近。
他们来得多慢!他们多浪费时间,
就是不愿意快点儿赶!
可他们依然让我们抓着可恶的失望
稻草,因为,虽说什么也不会拦挡
每次大推进:船舷倾侧,铜制件
冲刷焕然,根根绳索清晰可辨,
旗帜飘扬,船头的破浪神朝我们努着
金色乳头,但船队永不抛锚;它一到
眼前,即成过去。
直到最后一刻,
我们都认为,每艘船都会停下,卸下所有的货,
把我们应得的一切装入我们的生活,
因为我们等候得如此虔诚,如此长久。
但我们错了:
惟有一艘船在寻找我们,一艘陌生的
黑帆船,船尾拖着一片广大的
没有海鸟的寂静。它航过的水域
既没有波痕也没有浪迹。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