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拉金:吃草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30  

拉金:吃草

傅浩 译



目光几乎不能把它们
从栖身的凉荫里分辨,
直到风拂乱了尾和鬃;
一匹在啮草,四处走动──
另一匹似乎在旁观──
而后又默默无闻地站定。
 
而在十五年前,也许
二十几个赛程就足够
让它们成为传奇:闷热
有奖杯、奖金和障碍的下午,
从此它们的名字被人工造就
来装点褪色的、经典的六月──
  
起点的绸赛衣:天空衬托下,
号码和遮阳伞:赛场外,
空汽车的方阵,还有暑气,
乱扔的草:然后是长久的喧哗
不息地高悬着,直到飘坠
到街道上的最新消息栏里。
记忆是否像苍蝇烦扰它们的耳朵?
它们摇晃脑袋。暮色溢满阴影。
夏复一夏一切都消磨逝尽;
那起点的栅门、人群和吆喝──
惟独剩下的那些不恼人的草坪。
它们的名字被载入年鉴而活着,它们
  
已抖落它们的名字,而悠闲
伫立,或为真正的快乐奔驰;
没有望远镜目送它们把家回,
也没有好奇的计秒表发表预言:
只有马夫,还有马夫的儿子,
拿着笼头在黄昏中走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