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诗九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30  

木朵:诗九首




似是而非的灾难

我们的语言质地未变,
但运用的技艺正在褪色,
  几乎看不到去竭力使之好用的风气。
语言的活力及其蕴含的
  精神能量,因用法的衰落
而愈发凝固。
  今人添加了新词,却无视
利用其丰沛的可能。
  语言一分为二:常用语与古奥用语。
而这种粗劣的划分
  正在加速语言对等物的死亡。
这是必经的一难,正如上一难。


福地

在悬崖下腹的狭小空地,
喜鹊保留了一块圣地。
人迹罕至的腹地最早为曙光铺展。
分不清是曙光的歌唱,还是鸟儿在唱歌,
在他人看来,这是生活的艺术,
然而,鸟不这么看,这只是唯一要过活的岁月。


荣誉的辨认

因为无法自证其强大,
宴会上,他讲话的机会几近于无;
人皆有份的朗诵
也只是象征性的礼仪,
他的诗未给他带来社交的厚待。
这真是逢场作戏——他绝望地察觉到。
吟诵了一首次要的诗,
无人计较其中的得失——这不是谈论诗艺的场合——
仍可得到均等的掌声,甚至饮酒作弊也无人觉察。
    一位年轻的侍应迅速捡起他吹落的帽子。
对天赋最好的补偿就是,
喧嚣过后,他又能写出一首刚劲的新诗。


类比

楼顶租客带来了他的埙。
他吹了又吹,早晚找寻那个准确的音。
可有一回,他明明找准了,
那天籁之音的准星,
却又忽略它,执拗于赤子的辛劳,
真不知他还有没有好运。


征兆

前几日,鼻骨突然疼痛,
是一个前兆,也是一个后果。
接下来,尽力回想此前有无
反常之举——以找出失衡的成因;
然而,所能做的只有等待,
等待身体机制不治自愈:信赖它。
    这种等待与祈愿在诗中
也屡屡遇到——我们对身体
生成的各种秘密、无声的反馈
知之甚少,正如我们对诗的认识
永无止境,它供给经验却又超出它所示。


希腊诗人

他诗中的语调跟他的祖国、他的血统
或简称为地缘政治的因素有关,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语言历经血与火的淬炼。
属于他独创的成分是诗句所透露的
那个拽住语言并成为主宰者的个人的情感,
他的卓越才能体现在他理解了地域文明
最珍贵的那一部分,那少为人知的底蕴,
他坚信民族文学史正统价值典范的核心所在。
             而他的模仿者,
如果来自东方而非地中海沿岸,
就很可能未触及他所倚重的历史渊源;
直接从有限的作品中获取一位诗人的全部情感,
并止步于此,那还不算真正懂他,也难如愿以偿。


古谚新解

在智者面前,不以大声引其瞩目,
而是彻底地静寂——回到自己的园地,
选择一个新起点耕耘:
在滴落汗珠之地,
总见智者正眼相待之时。


就是那个人

朋友的朋友从缅甸归来,
他已是翡翠专家,他的成功
无可验证,但由他做东的
这顿十二人共享的奢华晚餐来言明。

大伙从他那儿取经。
他并不谈论关于翡翠的一切。
只是点明自己已是一位佛教徒。

他引导在座诸人回忆青春,
“青春最宝贵,青春的友谊最纯,
那时我们的罪孽轻微……”
人人附和他,纷纷举杯,一饮而尽。

烟雾缭绕之际,我中途离席,
去银杏树下透气。
       而我的朋友比划不停,
正在玻璃窗另一面,指着外面说:
“就是那个人,
他认为世上只有一个诗神。”


小区埋没的恒星

无言的灌木承受人的静默,
月光如水,不倾力汇成有声之河;
等在这里,在此刻逗留,
被挑选的绿叶为三道目光

所击中,但示以震颤后的无言。
无可返回的谈话空间
已在人力无功而返的前夕,
唯有回忆它,才有幸受邀载入。

野蛮的气息覆盖已被月光包裹的
灌木,既生气又生气,
为恢复人的尊严而重新创造,
创造一个对等的模型。

而绿叶凝望人心之更改,
显露所庇护的空间梗概;
在叶与叶交织的图形中,
确有更多缝隙向人奉献。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