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木朵:诗八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26  

木朵:诗八首




雨对普遍规律的奉献

半小时前,雨以一时无名的——非雨的——形式降落。
酣畅淋漓、旁若无人(但不能为此称之为“酣畅淋漓的雨”
或“旁若无人的雨”,我们应区分定义的手段与刻画的效果)。
眼下,非雨收敛宏愿,变回谦逊的样子,雨恢复本貌。
非雨作为插曲并未改变雨的本性,非雨是雨的一个形式,
雨显示出命名时的灵活性。在非雨和初夏异常
亲密之际,雨早已下达通令,拆散它们的情投意合。




一位男士正在撕贴他的启事。
他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而求助于人,
寻找合力——这正是社会分工造成的
个人能力的退化。
他贴的是一则寻母启事,
左腋下还夹着一撂传单。

失忆的母亲走失了,
从细密的网眼中丢失
本不可能,但已成事实。
老人的照片印在右上角,
不像患病的、已“毫无价值的”样子。

健康、喜悦、有尊严都写在脸上。
但那可能是一张尚未坠入晚年危机的脸孔。
此刻,这张脸消失了。
墙上的赏金富有象征意义。
严实地与墙合为一体,脸的儿子
打量着墙,却不知他前脚刚走,
又一则办证启事混淆了这请求。


晨练

一个词跳出来,主导着早晨的秩序。
但秩序还没从原样中跳出来。

修饰这个主词的次要之词
已丧失获得“这个”所指的待遇。

这个与其他、主与次———其他的嗓音
不再被早晨的舞台所接受。

这个词成为众矢之的,它开始讲述
自身的传奇,唯有在它的讲述中,

其他的词中的一个才跳出来,
在叙述的王国里,沐浴与讲述的词

同等的光辉。词在使用中复活,
而用法在使用它的人手里不断跳出来。


暴风雨之夜的奔赴

即使整整一年(甚至更久)
听不到任何关于你作品的反馈,
也不可松懈,认为诗神
不再理睬你,弃你而去;
不对,这么想、如此折磨,
哪怕只短短一瞬,也不对,
你要毫不动摇,
执着于所向往的精湛艺术,
    千锤百炼,超凡入圣。


古树的寓言

诗神是众神之一,但他唯一与你我相关。
一天,我走在路上,他在我面前显身,
和蔼问我:你最想得到什么?
我被一时的、最终的解决所困,
竟然喑哑,不知所措。
他从一棵半绿半朽的古树上折断一根枝条,
还没看清怎么抖擞,就变出了一个美丽女人。
她真叫人难堪、羞涩,因为此时诗神还没有退去。
他在看我的反应,窥破我那心灵枢纽。
我没有被这礼物所惑,也明晓这只是第一次试探。
随后,他又变出其他东西,但我一样也没选中。
我只是瞥视那复原在古树上的嫩枝,
暗暗心惊,自叹弗如,
诗神的超能力永为凡人所费解。


古典的欠身

耄耋老人嘱我前往,
愿教我古典对仗之秘诀;
  我迟疑不决,不决于忘年交;
  礼貌却又冒犯的回复:
  为何不著书立说——写下来,
  不限于我,人人均可受益?

迟暮老人催我前去,
肯授以五言诗法之绝妙;
  我迟疑不决,不决于他是否真心
  又是否有真才实学;
  为何单单选中我——千里外,
  一个茕茕独立的生人?

垂死老人令我前趋,
必传我毕生所长与心血;
  我迟疑不决,不决于必死性
  到底有怎样的遗产;
  为何他的子女无缘——不了情,
  将怎么隔空凝睇?


映山红

它的欲望是不可知的。
路人宣称发现了什么

也只是他头一次以花的名义
来命名他自己的一个欲念。

从丘陵或断崖锻炼的雄蕊
到花圃无名的昂首,变因在于

人的审美与以往不一。
花朵的直径与直率如旧,

但人的欲念掺入了科学,
更为了解栽培的进度,

也更了解开花的土地
如何减少赤字。

伫立在路旁,看不清人
心尖上对友情的顾虑。

不为对方所知,它也罢演
它的多样性,而人的欲念

来去相当,未曾满意于
花本可开口说出的谢谢。


如何编织桂冠

这个苦练小提琴的年轻人
是我的学生,但我只教他
谋生的专长:记账与查账。
他的继父则教授音乐入门。

了解我是一位诗人,课余
交谈时,毫不客气询问我
怎么看几位大诗人,尺度
闪烁诱人,可我按住不表。

我只说奥登怎么看,门槛
有多高,应自己用力去猜。
他并不全然满意我的答复,
也不迫切于谜底一清二楚。

他坚持音乐高于诗的判断,
暗地里小瞧我不识五线谱。
旋律优于语言,无形胜出
有形,语言太急切也功利,

他说的也对。语言太多余,
乔治·斯坦纳一九六六年
以荷尔德林与兰波的沉默
为证,已深入语言的枯井。

不能引诱天资出众的青年
学诗,也不能自证最好的
艺术品是诗。蛮横的反驳
无非是历史记得住杜甫并

依靠他的诗记住同一时代
罕见的音乐家。我习惯于
一下子就绷紧语言的发条,
快速亮出诗为至宝这底牌。

那支忧伤梁祝,他继续拉。
如何濒临准确,如何超出
前人的演绎?他并不立志
成为作曲家,也无心竞赛。

他的虔诚有无美妙的前程,
我一时难料。走廊里琴声
点缀众人的沉默,但不是
最好的诗所体验过的沉默。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