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聂广友:边界笔记78:读海舟译萨福《时光流逝》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26  

聂广友:边界笔记78:读海舟译萨福《时光流逝》




不过是一句大实话,
不过改叙述为叙事,
用一个更叙事、具体、
抒情、投入的主体
说出来,而抒情主体
带来了音乐、无限。


“真”要迸发出来,
因为有了你紧闭身体
单纯、随意、不经意地
拨动。


单纯于表达,
单纯于表达者的显露,
因为她是单纯的,
她更自由、无畏、
劲力、完整、无心,
又温柔、平和地呈现,
此平和的线条就是
一种刻画、直接,
就是一种力量。


“我”的显出于单纯事物、
平和事物于
纯朴中的张力。


表现,还是隐去?
这是一个问题。


即强力的我如何
单纯地出现,
强力的我如何做到单纯,
如何做一个单纯强力的我,
单纯如何具有一种力量,
单纯出现的我如何是张力的?


悠然、强力、单纯的
我的出现。


直接说出,
单纯于要表达“自我”的单纯,
单纯于真接说出中的“我”。


说到底,一种单纯的我的意志,
一个我单纯求真、求知识的心
是单纯的,是单纯着的心,
为此,她做到了无惧、
无旁骛,说到底,这是一种自然
(事物成长的本意)。


是一个感受,
或一些单纯以一
为单位的感受。


它只能是一个单纯、高贵
的强力,心灵的单纯的感受,
而即时,也代表了一种真实。


他的诗是一种知识的技艺,
而他的诗是一种心灵的技艺,
但归根结底,都是一种心灵的技艺。


强大的心灵,
不单纯、高贵,就不好,
话说回来,强大的心灵一定会
做到一种单纯,这是它唯一的目的。


唐诗中,也存在诗末的意志显露(律),
如王勃《麻平晚行》里的,
“羁心何处尽,
风急暮猿清,”
但那更多是一个群体意志,
个人意志模糊,不像萨福“我独卧”的
鲜明,勇敢、自由、自觉、有力。


但当你的弦绷得时日已久,
强大的单纯之力
也要歇息,我们就想读唐诗,
也许,唐诗才是我们的归宿。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