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木朵:诗十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25  

木朵:诗十首




命运的垂青

他双手紧握那条青鱼
(它刚刚脱离水面,被命运之神
挑中——就像面临一次转世),高高擎起,
声明一次个人猎奇史的新记录。

“快来!快看,这就是我诗中提到的
那条鱼!”
我们哪会信这种巧合。

他的兴奋劲却恰恰证明
我们在描写一条鱼时不是从
它被活活抓住时的挣扎入手,
而是想象它在波光粼粼的水里自由自在游弋,
或浪漫于它搂抱着花好月圆。

但这仅是毫无特性的阐发,
——与它的同类毫无差别——
牢牢受制于鱼的价值规律:
作为一个词、一个象征的均价
使我们平滑而过,既不闻通胀的风险,
又不牵扯加害、杀戮和亏欠。

这就是我们诗中那条鱼,
分不清是青鱼,还是鳜鱼,
它从诗之外的空间来,装饰了诗的池沼。
一条鱼——因屡屡奏效而永生——始终如一
等待而不可逃避来自人抛下的致命诱饵。


怎样塑造世界观

从这家超市门口
进进出出的人,男女老少,
数不胜数、无穷无尽;
然而,问题恰恰出现在这里:
如同这个时代的诗人们,
他们创造出不胜枚举的风格,
甚至他们不免认为语言几乎
在他们这个时代被掏空了、枯竭了。
          错觉!错觉!
人数之多、风格之多,并非绝对之多,
并非人的品味之多、并非濒临超验次数之多。


诗神的出没

在他感觉最棒的一周中的一天,
应朋友之邀,乘车去另一个城市聚会。
可他并不知道,等他回来,回到曾产生风驰电掣
的诗篇的桌前,他将找不到——恢复不了——
与最棒的手感齐平的时分。
他将懊丧于最好自我的消失:
困顿于一个截然不同的自我状况中。
可他并不知道,饱尝这一精力分散之苦果
将整整耗去一个月光阴,
直到他重又摒除杂念,调整到位,
能听清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
其中一个坚定的嗓音对他发话:“跟上我!”


必要的同情

每天,听闻不断的人间悲情。
会以为这里面浸透了诗的主题,
悲苦皆有其因,可悲苦也不是果,
在因果相连的结点上,人世之悲
仅仅是中间环节,一丛情感的皮毛,
我们为悲苦一幕动情,却不知
这幕独角戏是我们想象出来的结局;
事实并非如此,悲苦之人在他的
生生不息的环节中有我们不解的
劫难,而他已化解,很可能
我们还滞留于已无必要的同情中。
事实并非如其所示,他人的戏剧
并非他者自身所能接受、观看,
他一定也认为我们身陷苦海而不自知。


劝友

生活的刺激退一步来讲
如何?此乃大词,绝对的意味:
理解其内蕴不宜用其他的
字词修饰它、增色其上——

它不是一个后缀、一个能轻松
锁定的目标。正如夜总会
并不能概括夜的全貌;
双峰夹持的沟壑也不必然

释放激情与思想的源头。
生活明摆着时,看似他人的戏剧,
或真滋味还得用佐料勾芡。
从它自身难以品尝出丰富性?

明暗交替之际,奔忙的手足
太急于迷恋一个活塞(及其原理);
置生活不是活塞这一箴言不顾,
殚精于从早到晚的竭虑中。

人生苦短——身没名亦尽,
于秀发中捞取劫后余生,
彷徨之中国,问谁懂温存、识大体,
谁见过智者施惠于浪子?

无他,生活而已,人生之美妙
非关散尽钱财买笑,
亦非碰见一个醉翁的意见箱。
驱驰途中,信枯槁还是如花女郎?


与牧斯夜行艾溪湖有得

长堤不语(或不为人所听见),
可那就是我们理性的基础

——立足点而不简简单单是兴奋点;
产权不归于诗人,但诗长久获利——

确切说,它是一个见证者,
在浪漫的湖畔,或为大湖

提供必要的边界。语言于湖光中
调节晨昏,但这绝非全貌,

边侧之堤才是波浪的纽扣,
如果理性更高级,语言就应

(等待一番友谊,之后)从长堤
坦荡的心胸启程,展现它绕湖

释怀的魅惑。绝大多数夜里,
湖之为人而沉默,可堤之为堤

从未止步于无人光临。无味的
空气已混合同时代人的焦渴,

仅仅走一回,长堤已成为
必由之路的缩影,亦是吟哦的退路。

错失了一次竞争,但语言不会挫伤
反而洗练:花堤将是最好的报答。


沉默的边界

他的想法动摇了,
但没有吐露出来,缄默于心;
这正是头脑与心灵之间的争夺:
头脑管着灵感、利益与智慧,
而心灵司职名望、审美、胆识。


滑冰场

女收银员转手的上百只
冰上芭蕾对于她去年在
芭蕉下为拔脚就跑的人
所遗留下的垂柳中亭榭
不称之为善的层层环绕

在她如今的业余生活与
山腰见过的被揶揄之间
残留多少孤零零的生气
覆盖率被历来狡猾的恶
旱冰鞋当作滑稽不涉足


侏儒的转变

儿子在后座上说出一个词:
“侏儒人”——一对身材短小的
夫妇骑车超过我们,太醒目。
直观他们的生活何其艰苦,
每一块肌肉都着力于前进,
仅从身材上就可断定他们构建了
一个最底层的家庭。我们屡屡验证了
以貌取人的正确性。他们驶过
我们父子俩即将步入的轨道。

“侏儒”这个词是怎么来到我们中间的?
孩子无法讲清它的来源——我又何尝能
拆装并注入新意——这个新增之词
将闯入孩子的世界观,但他还没有能力
认识到这个词本是一个情感启蒙的豁口。
这个词,我不曾教他,避免它带来
解释的麻烦,稍不小心,谈吐就结出恶果。

用准每一个词——或可减轻
心理负担——不仅是诗人的自我要求,
如今,儿子闯入未经修剪的表象世界,
作为父亲,我的语法能否守住这一条仁爱底线?


绝笔之夜

直到这个夜晚,他写好了想写的一切。
江水猛涨,迅速奔向它们的归宿。
两种意志多么相似,但诗人的这一头

开始处于下风。因为感觉最棒的时辰
已跌落:先是坠入诗句中的沟堑,
然后,在无望的泪水中稍纵即逝。

波浪太过辽阔,已混淆事业与视野;
它们的目标与人心不同,它们何尝
知晓陆地的深奥、俊美,大厦倾圮又

振作,仁者的声音威严而正当。
但玄妙的基石已毁,纵使豪气干云
也无所依傍。波浪……波浪……波浪……

你们何尝懂得灵感的吩咐、语言的就范?
看似什么都未深入,停在表面的建议上。
将来你们循环往复,无缘再睹舟上真容。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