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牧斯:挽歌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18  

牧斯:挽歌




我看见一曲挽歌。
每当回去我看见一曲无声的挽歌。
关于我和我们这个时代的。
无论我做什么,是挽歌。
无论有多少争议,是挽歌。
无论曾经的诗心有多么自由在鬼神与事物中穿行,
是挽歌。
无论屈辱的爱还是奇迹的另辟蹊径,
是挽歌。
无论有多少强大的现实改变这一切,是挽歌。
无论有多少人没有死,有多少人点化成灯,是挽歌。
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多少浸透骨髓的文化,是挽歌。
无论走一径,还是一生,是挽歌。

躬身树林,是挽歌;田间操劳,是挽歌。
那些记录你火红衣裙的历史一去不复还。
那些在云上立国,骑鸟勘察的日子不复还。
那些孔圣人提倡的、我们最早的文化彰显不复还。
我们阅书的草木,而不是草木的书。
我们嚼反刍的光阴,而不是请光阴反刍出来。
战争消停了,恰如战火又复始……
再没有圣人的足迹,但有
俗世的贤歌。
继续不堪,有的是一曲一曲存在的挽歌。
有的是荒凉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挽歌。
有的是政治至上的——挽歌。

没有人思考。或者在精神的表层思考。
如今,行致,挽歌;风雅,挽歌。一剪,一径。
自己的命脉以及我在家乡看到的一切。
一切都是虚幻,主张的可怕的温暖。它有时有一丝温暖。
那些我迷恋的仁山智水,那些斑白的坟头,那些事物中的智能。
那些我私人的命运,个人调息以及双亲不可挽回的终老。
什么都一触即燃,火焰,奇景,挽歌。挽歌中的挽歌。
所有的事物都没有躯壳,它们在跳一曲挽歌。
人和鬼混身一起,没有了躯壳,在跳挽歌。
鬼和鬼的鬼魅者,在跳挽歌。
有没有最终的那一个?也是的挽歌。
几乎,最后,自己加入其中,没有了躯壳。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