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木朵: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07  

木朵:诗五首




窍门

书带来阵阵(而非永恒的)安慰,
这是通向诗的窄门。
它们将导致一些诗的碎片产生,
触及它们,正像是间接问候诗神。
诗神并不安慰作者,
而是冷看诗人们如何获得必要的安慰。
一旦诗人能从他的劳作中
取得补偿——他认为写作的神圣
不是领受诗神的谕令,不是趋近于神,
而是归于本真的人的状态——那时,
诗神无言的慰藉就巧手予人了。


危机到来

他还没有干到极好就停止了。
(而其他的干活只能算是白活了)
收住手,已没有诗神的施舍。
他知道还可以干得更漂亮,
与脑海中的认知相比,
已经生成的作品难以望其项背。
但极有可能,这场危机
割断了行动与思想的联系。
他留给读者的形象并不完整,
他的认知超出了他的作品,
展开了一次空余的追逐,不留丝毫痕迹。


心的介绍

说来也怪,我的心放在楼下,
而我的身体依托在楼上。
我的灵魂也不知道是什么造成这样的分别。
此刻,我已不知刚劲的灵魂
是在楼上还是楼下。
心,还不是必定的灵魂所在;
身体,也并非灵魂休息之地。
我的身体看到乱局丛生,决定下楼拾回心灵。
但说来也怪,当身体抵达坚实的大地和焕发活力的草木时,
我能感觉到心并不在这里:它正在楼上俯瞰这一次自救行动。
如果我要向母亲解释心何以迷失,
就说清悬着的心是常态,正如我是她悬置外界的一颗心。


晚祷

我们并不举行真正的晚祷。
确切说,我不知别人怎么布置仪式,
别人也定然不知我有没有祷告。
有人说,我们心中没有神(只有鬼)。
我们只有在心中有愧时祈祷,
模仿那唯一真实的晚祷。
真正的……这是一块思想的赭石,
当我们搬起它,就对事物有真假之分了然于心。
要么,为了鼓起勇气,让我们不像弄虚作假,
要么我们太过绝望,知道已不能获得它的青睐。
我们不是聚在一起祷告,不守时于暗夜。
每个人——哪怕是坏蛋,哪怕突然学坏
——单独进行相似的仪式,随后,才庆幸
自己获得重生,胆敢使用“真正的”这个词。


环形跑道

环形跑道像一张嘴,像一个〇。
  像嘴时,它吐出的是野草、高树,
以及与人背道而驰的蝙蝠、白鹭,
但它不回应你的焦渴,以不似知音
        的本色沉默不语;
  像〇时,它隐匿了起点,
每一步都可后撤到本更安全的角落,
但蓄满了悔恨,已不能
          从头开始。
每一步都是开始的踌躇。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