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25  

木朵:诗五首




我的金钱观

这些钱,从食物链中来,
又到食物链中去,
见证操劳者的悲欢离合。

它们朴拙地、非艺术地存在,
在人与人的缝隙里
自由地穿梭。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它们
是艺术的反面,是纯诗的劲敌。
它们附载的人性气息

微乎其微,在尚未兑换为
实物前后,它们的精神力量
从未引人注目。正直的人

也羞于谈论它们,他们能
感受到为之沉默的妥善,
并断言金钱滋养不了杰出的灵魂。

然而,一个杰出的精魂说
“金钱也是诗歌”。反之亦然。
这样的警言,这样的经验,

为再度思索金钱的品性
奉献了一次转机。
诗,倘若无限美好,

倘若应诺给予人间无限美好,
就总能大度地从非诗领域
汲取力量,拓展它沁人心脾的疆土。


谁告诉你这里有一个深渊

我所见过的深渊
是少年在丘陵发现的深窖,
以及此后在电影中看到的关于深渊的演绎。
但我从未确切体验濒临深渊的感受。
如今,在运用记忆中的这个词时,
我大致猜得出同时代人的看法,
我认为他们不会对这个词的用法
有特别的异议。这是一个深渊
等同于这是一个Y。
而万丈深渊的说法也只是虚张声势,
因为这样的深渊少年并未留下记忆,
乃是不真的修饰。
当它不可交流、不可向同时代人亮明,
深渊就一定会单独向你展示真貌。


我们的肖像

奔放是一步又一步达成的,
其中有一步是关键一环,
几乎不可逾越,比其他步骤
都更难,是对承上启下的
深刻认识,也是对即将达成的
效果在表达怀疑,
放弃的心思同步发生,
但是半途而废的代价太高,
在这关键一环,奔放是奔放者
的顾影自怜,是他对由快而慢
的进度的思忖,是利益的权衡。
他在想:我将是一个奔放者。
一个未了的自我形象召唤他,
一个不可分享的想法推动他。


非常的答复

这是X的一部分。
当友人谈起我的创作风格时,
我尽可能推脱一个恰切的回应。
卸除答复的负担,
我无法在被谈论的作者形象中欠身。
但我默记批评与褒奖,
因为还有其他的方式
用作答复。更何况,要命的是,
我现在欠了一大笔债要还,
金钱也是诗歌——
必须全力以赴,孤立无援。


自嘲

长久地不写,来呈现写的诱惑,
写的不可能性,以及不写的可能性。
但不是枯竭,也非不屑,
相反,这是一次次不懈,一次又一次补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