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20  

木朵:诗四首




花的默许

那一年的每个周末,
仅仅是周末,我才赶到诗神打坐的殿堂,
在那里贪婪地汲取生命的养分;
但每一次都跟上一次相似:
诗神从不跟我说一个字,
而我在这巨大的沉默中
总能找到一种近似慈父的感觉。
他容忍我花在诗上的功夫越来越少。


股灾之夜

我的儿子半夜再度头枕于我的肚子上,
我的梦境同时出现数不完的沉重抛单。


人杰的分赴

晚上我读到一首最好的诗,
必然与之相遇的最好的诗,
溜进人杰的头脑并被他快速记下的
这首最好的诗,我久久注视,
自忖也能写出同等分量的诗。


冬的副歌

地上总有坑,永无休止,
却从不吭声。必须悬着一颗心,
从一地到另一地。即使原路返回,
这些坑也没教益,仍然是其所是,
继续蒙住人的心智。

但“地上总有坑”不同于
“地上总有‘坑’”。
总有——人间总有冬天。
总有人跳进冬天的怀抱里乞暖。
总有失望的人把知心话
倾诉给地上的坑。

一旦跳出坑的既定意识,
就会发现坑本质上是时间之绳
松弛所致。在冬天,要填满
地上的坑,当然用雪呀!
但如果一个坑是炎炎夏日股灾所致,
窟窿的形象,雪人怎能应对?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