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17  

木朵:诗五首




论真爱

“真爱只有一次”,
整个晚上他都在斗争:
考虑用另一句箴言反驳它。
那万中挑一的箴言在哪?
    且又,不得不,
端详自己的婚姻,有无
真爱的基础。无力抗拒
舍身取法的诱惑。
这唯一性的挑明,这修饰爱的
“真”,都在夸大爱的性能,
令人怀疑这样的声明
只是侥幸得到某种爱的人士
对其能力的炫耀——而他想
他定能改写爱的定义,凭着
对这桩现实婚姻的命中注定的
唯一性,他要细究爱之真的条件。
  而据卢齐安·布拉加所言,创造
才是雄风所在,爱只是女士的专利。


双向交流

一个人闯入荒洲,
作为一个事实的延展,
他也被荒洲的意念闯入。

但荒洲并不作为,作为闯入者,
他并不知晓荒洲如何闯入
他的梦乡。如果是一座坟,

那么,荒洲就是父亲的一个梦。
闯入荒洲,正好是双向交流:
闯入父亲的梦境,并被父亲梦到

一个儿子的闯劲。依然在闯进之中,
本色不减,但无助的梦
并无更新父子关系。

人与荒洲的关系犹如
两块处女地相互瞭望,
犹如一个人的两个早晨顾此失彼。

落实于箴言中的荒洲
原貌未失,人之所得
挤弄着他的似水光阴。

带着闯入荒洲经历的人
如何返回初心?
如何能在梦境中请求

父亲说出一个字?
要怎样的气势,才好把荒洲
想象为内室的床褥?

作为一个事实的延展,
这个人不得不依次闯入
荒洲的实在与记忆,

并在这里与故人相认,
如晨浴的赤子正被真爱
一寸寸擦干身体。


春思迟迟

当时未留意炙热的烧烤摊上
也跳荡着诗的排骨,但回忆
补偿了那一天的失误与无情,
眼下,每一刻回到那些场景,
都能看见那圣人在我们周围
试图把其中一人推向光明的
中心,无形的呵护,在桃枝
在池塘,或在火苗的邀请中,
从未保留,也从未裹足不前,
乔装的、浑浑噩噩的自我又
多出一天忏悔的冗余,荣誉
怎能不假思索授予边缘之人?
再度回忆才再睹圣颜,这是
此生醉人的收成,再不荒废!


坚毅的人也有麻烦

他碰到的那件麻烦事正诠释麻烦的定义。
诠释够格的话,他就遇见生命的真谛。
这件麻烦事在外人谈论它时不值一提,
但是他闭口不提,不给旁人机会。
用另一件事或一本书分散注意力,
他试过,但最终还会回到困扰他的心灵
的麻烦事上来(就好像黑夜里的一张床)。
他直视这件麻烦事自一开始至今的进度,
停在难以自明的当下:一件麻烦事是
一个麻烦举例,还是全部麻烦的引信?
怎么从这种你看他他看你的困境解脱?
麻烦事的当事人并不能干扰事情的进展,
这是一个事实,麻烦只在时间长河化解。
啊,麻烦,麻烦的是他在陈述所遇见的
生命真谛时,至今仍有那件麻烦事低沉
迂回的节拍在伴奏,如一个不乖的铺垫。


重论天赋

当他谈起他的天赋时,
欲言又止,他想起的只是
曾经使用过的天赋,而不是
此刻或将来他拥有的某种神奇力量。
如果过去的天赋未能延续至今,
那就令他谈吐窘迫,就像丧失了
一种权利,类似爱的权利
因一次中途变卦而彻底丧失。
紧接着,他切实意识到这个令人
窒息的话题正吞噬最后一点尊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