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臧棣:无辜者入门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14  

臧棣:无辜者入门



 
太阳照常升起来之后,无辜者
并未露出更清晰的棱角。
大地裸露着,但又不是
春天没尽到披挂的责任。
圆明园附近,匆匆看过去,
草地的外表依然残留着
去年秋天的土色;但又不是
苍生的陈旧已锈毁得
完全无法辨认;一旦俯下身,
夹杂在大片枯黄草茎下
新冒出的绿意便触目可见——
它们主要由蒲公英的呼吸构成。
 
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又小
又嫩的蒲公英,比这几天
新上市草莓的蒂把也就大了
那么一点点,还没来及
对称桃花的骨朵呢,几把小铁铲
已将它们连根斩断,掀翻在
松软的泥土上。动作很熟练,
但又不是出自职业习惯——
干这事的,是附近居民楼中的
几个退休老者:未必知道《唐本草》,
也不一定读过《千金方》,
但说起蒲公英入肝解毒,
舒筋固齿,无不头头是道;
且加上老姜皮后,小火适当煎煮,
甚至能奇效到抑制癌变。
 
而我的疑惑非常勉强才不等于
我有点无辜:就不能等到
它们长得大点再挖吗?
蒲公英的无辜,表面看
很简单,但实际上却很暧昧——
它们可食可药,慷慨得就像
刚刚反驳过谁说天下
没有免费的午餐。其实,
就药性而言,等到四月再采,
作用会更明显。手里拎塑料袋,
退休老者的无辜,仿佛也经得起
早春阳光的照耀。不就是
提早半个月挖了点野菜吗?
反过来,大地上要是没有人
弯下腰,那问题才严重呢!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