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木朵:寄刘义:读到郑谷《赠文士王雄》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9  

木朵:寄刘义:读到郑谷《赠文士王雄》




刘义兄

  你好!上回听你谈及在樟树市出席一个诗会的感受,我猜你可能陷入了又一次关于文学无用论的喧嚣之中。考虑到你生计问题依然严峻,亦有其他朋友告我担心你又把自己的妻子拽入了纯文学天地,而极有可能让家里揭不开锅;我也有同感,家里有一人操持文学沃土即可,切不可双双卷入,以免模糊了生活与冥思之间必要的边界。朋友们确实总担心你太固执,不肯向强势的生活低头,或者在写作上又太急切,结果把生活的弓弦拉得太紧;我也如此,要劝你慢慢来。不过,以我的处境和心境而论,目前——预计未来几年或更久——已无人能说服我背弃诗神去做一个生意人。我觉得写作(尤其是诗与文学批评,现在还有元知网的文学编辑工作)其乐无穷,虽偶有低谷,但也逢凶化吉。今日来信,起因是读到郑谷《赠文士王雄》一诗:

知己竟何人,哀君尚苦辛。
图书长在手,文学老于身。
公道天难废,贞姿世任嗔。
小斋松菊静,愿卜子为邻。

不免想到你。确实,即使投入又十年韶华,也不一定有什么名气或利益,甚至诗艺上也不见得有什么大的突破,这样的后果,我们都要细细思量。不过,问题也不至于太严重,只要不透支我们的身体,也不急功就利,我们就能受到文学的正面的滋养,体会他人难以企及的语言之美。这学期到了半中央,一下子要做许多无趣的文牍工作,乃至《论郑谷》这篇散文迟迟没有端倪可捉。关于杜甫《凤凰台》的细读,我也只是开个头。这夜里,我也偷吻诗神的脑海,探听跳出这个不自由的包围圈的秘诀,但迟迟未见诗神的应答。如此一来,如何挤时间,才是生活的第一要诀。路边花草唧哝不息,我等要有最优雅的心绪去与之接触才好。

木朵
2013.4.25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