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乔亦娟: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8  

乔亦娟:诗四首




宿命

我把诗歌看成我的宿命。
在缓慢,艰难地
确立起这一前提之后,
我纷乱的生命顿时有了头绪。
模糊的变清晰,荒谬的
变得可以理喻。一切,
一切的一切:爱情,疾病,
山盟海誓,背信弃义;
台风,洪水,地震;
伟人辞世或邻居的狗被
耗子药毒死……等等,等等
甚至一个小小的喷嚏
都得到合符情理的解释,仿佛——
文字(诗歌)是一条线
像串珍珠或佛珠般串起
生命全部之偶然。如果说,
我是那个穿珠的人,线头在哪里?
有时,我以为摸索到了它,
拼命想攥住它,却发现,
线被无限地抻长,扯紧,
如同摇摇欲坠的铃铛,我徒然
发出无声之声,悲鸣,或歌唱。


看海

  “对着大海独自一人
  预备哭上七八天
  这样走出了家门。”
    ——石川啄木


现在还不是去看海的时候。
明天也不是。
明年也不是。也不是下星期,
九月初,或十一月月底……
请不要问是什么时候。因为
会去看的。反正总有一天会去的?
因此请不要问那一天
是哪一天好吗?你没有见过
实体的、有形的(海是有形的实体吗)
大海,却并非不能理解
海这个词,它在汉语和英语中
都不比“池塘”
占据更多位置。为了理解水的滋味,
不必遍尝江河湖海之水。我听说
(从诗人们那里)——水的甘美——
要由沙漠定义。现在还不是
去看海的时候,虽然
我也想看到海时,独自一人
哭上一小时。


沙之上

突然,
我想念沙漠。如同想念
梦中的从未谋面的
情人。泪水夺眶而出
如滚烫,炽热的沙子……仿佛,
我的想念感动神,他建造沙漠
于我眼中。愿他
同时取走
我泪之清凉,赐予此刻
地球某处,行走在沙之上
干渴的路人。


诗人之死

当一个人已用死完成了最后一首诗。
你不知该说什么。你甚至
在他活着时不曾知道他名字。
现在怎么办?是否
去网上搜索,找到他的诗
阅读,并在内心加以某种
理性的或几乎下意识的
评价?它不可能是纯粹
的真正的评价因为
无论如何,现在你不可能摆脱
死的影子?你的想象,意识或
那些诗歌不可能摆脱这个句子:
在这个十二月下午,它在你脑中
喃喃自语,不断重复……
结束,结束又开始像一棵树,
不断结束又开始它的叶子——
“当一个人已用死完成了最后一首诗”——
是的,他正是借助一棵树完成的。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