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木朵:寄陈律:丰富诗人的当代性认识穹顶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08  

木朵:寄陈律:丰富诗人的当代性认识穹顶




陈律兄:

  你好!拜读了你的新作——散文《市场经济时代的诗人》——之后,我还是找出康德《纯粹理性批判》重读了他关于“时间概念的形而上学阐明”(共五条)。我认为,这是一个谈论“时间”的界桩,值得同论者参考。你是当代诗人中思辨能力较强的佼佼者,而且直接以诗的方式谈论貌似非诗的事物,可见你的雄心和实力。有包括长诗《原道》在内的具体可言的作品来作为散文的见证,你在行文中就颇占优势,即便是出现观念的破绽也很快会得到弥合,不引人注意。但此次我要说的是这篇新论。我认为,这个标题虽构成了对瓦尔特·本雅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的呼应,但还是有点语焉不详,简言之,它不是一个能统辖你文中庞杂思想的好标题,它的副标题也有所不济,不能施以援手似的,甚是可惜。这篇散文包罗万象,力图让众多宏愿掀起波纹,论及的关键术语有“时间”、“爱”、“简洁”。我认为这三个关键术语值得各立高屋以建瓴,就像卡尔维诺在《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中对“轻”、“快”等文学属性(品质)分而论之。我的意思是,你应强化一种良好的、清晰的文体意识,既深谙拳脚施展与放达之必要,又乐于在一种约束与限制中扮演先知(掀起波澜又知摆平之法),具体来说,我有几个建议:

  1、确立好几篇散文之间的关联,彼此声援与咬合,但每篇各言其是,互不侵扰;
  2、通篇之内力显论述之紧凑,层层推进,波诡云谲,令读者自叹不如,减少多主题协奏,避免快言快语于立论,而不顾慢条斯理的读者疑窦丛生;
  3、确立“爱”之定义和重要性之余,辅之以实践与兑现的种种考虑,举隅以证其确在,串连以现其脉络,结合诗之本意,而不全然做一个新锐哲学家,守住诗人的丹田之气,让所论皆在诗之性质的背景上闪烁;
  4、文中对自我的规劝(励志与立志),与对时代的要求、对同行的呼吁有所区分,也即个人阅读史与普认文学史不妨分道扬镳,以显示你的终极认识确然为当代诗人观念瑰宝之一,一振翅,就丰富诗人的当代性认识穹顶,善莫大焉。

  如你文中振聋发聩之言,“简洁既是当代汉诗的底线,也是当代汉诗的最高原则”或简洁有四个特征或品质(崇高、浑厚、单纯、静穆),你的散文亦可在阐述进程中以此为例地兑现“简洁”的愿景。或许,在焦急而热烈地纵论心中诗学概貌,铺展最高术语之后,便可潇洒而睿智地说明何谓爱又何谓爱的实现途径等等。停在半空,滞留其中,把一个词、一个观点细密阐释(就像“时间”得到了一次自圆其说的通透的诠释),或也理解为这是简洁原则的下一步要求?真羡慕你屡屡历险又硕果累累。

木朵
2013.3.12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