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玛利亚·巴纳斯: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12  

玛利亚·巴纳斯:诗四首

舒丹丹



请怜悯我
 
一个有着漂亮眼睛的英国男人正为我调钢琴。
我会很仔细地做,他说。
小水滴和树叶正从花园角落里的接骨木灌木丛
洒落,先生,像词语从我嘴里迸出。
你介意吗?
我觉得那棵树已病得无可救药。
我们可能有点儿小问题,这儿。
我们。
 
一个潮湿的夏天已在我心里破晓,
亲爱的先生,一种令人瘫软的热。你可有建议?
我不知道英语里“灼热”怎么说。
你想喝点儿什么吗?
多谢。
有多谢?
 
在布鲁塞尔我吃衬着金箔的巧克力,
我戴一顶无可挑剔的帽子。
在巴黎我骑在费里斯转轮里。
我可以那样和你一起去伦敦。
 
假如我有糖。和牛奶。
这个英国男人在弹奏。
请怜悯我。
 
就是这样,就是这些。
多谢。 
 
*请怜悯我(Erbarme dich):为巴赫《马太受难曲》第39首。
*费里斯转轮(Ferris wheel):一种在垂直转动的巨轮上挂有座位的游乐设施。



雨点落在弗雷德里克广场上
 
她站在正要发生的事情的
边缘,周围的树木变得僵硬,
 
笔直朝上。她折起给他人的诺言,
朝那坚挺的白水里
 
吐出两个词。一只狗跃上
边界,当雨点
 
落在喷水池里。
爱与之有关,
 
但它只是那被需要的语言。
以及需要的。
 
喷水池制造着相似的姿势,
而那只狗将把自己从它的外衣里挣脱,
 
假如事情如此持续。她不确信她的手,
以及她的词语会在何处触水。
 
两只狗开始出现。
一只没有外衣,另一只没有心。 
 
*弗雷德里克广场(Frederiksplein):位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


一座城升起来了
 
从顶楼进入这座城市。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道在下面咆哮。
 
一座一切都井井有条的城市。
 
他们一路带着你
转进直角。但影子在这里爆炸,
 
卵石大楼
在旋转。还有一座
 
有着一颗擦伤的红色石头的心。
 
为了不看见一颗心正倾吐出自己,
你走下楼去。抓住你的影子。
 
你脖子周围红色的褶边打开来,
伸进一条红色的河流。想想瀑布吧。
 
瀑布。
 
一面钢琴盖将一间屋子砰然关闭。
按在墙上猛抽一座楼。
 
在电梯里你被某间屋子的门槛绊倒。
一片星星的天花板升起。
 
二十层楼跌下。陡直跌下。
一座城升起来了。


伤感的隐喻像死天鹅悬在树枝
 
晚餐时一个生命从这个题目
抽离,暗自缓缓生长,
 
尽管我的喉咙反复发出一个喉音,
它还是将自己诱入圈套(那只黑鸟
 
染黑了你对一棵树的沉思,
一群想不起更好的地方的鸟)
 
不想倾听,因为一切都在回忆,
喜欢白葡萄酒吗?请示意,或者红葡萄酒?
 
但我担心那根本不是一群鸟,
比我对死亡的恐惧更强烈,是的红酒劳驾。
 
野味汤已经端上。
 
有谁能赶走这些孤独的天鹅吗?
它们在水里留下八个剪影。
 
然后我将让这棵夜树在我身体里生根,
摇曳。为宁静寻找意象。
 
我将鸟儿洒在桌布上。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