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华莱士·史蒂文斯:蓝色吉他手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31  

华莱士·史蒂文斯:蓝色吉他手

罗池



1
那人一头埋在他的吉他上,
像个剪毛工。那一日绿油油的。[1]

人们说,“你有一把蓝色吉他,
但你不懂弹奏事物如其所是的方法。”[2]

那人答道,“如其所是的事物
在蓝色吉他上已发生变化。”

人们又说,“那就弹一曲吧,但必须
既高于我们,又仍是我们自身,

这首曲子要通过你的蓝色吉他
把如其所是的事物表现得分毫不差。”


2
我无法带来一个完满的世界,
哪怕我已竭力将它缝补。[3]

我歌唱英雄的头颅,他大大的眼睛
和美髯的铜像,但却不是一个人,

哪怕我已竭力将他缝补
并借他达到近乎于人的程度。

如果弹小夜曲只能近乎于人,
因而,失掉了如其所是的事物,

可以说是这支小夜曲
只讲到一个人在弹蓝色吉他。


3
啊,但要弹奏那第一位的人,[4]
要把匕首捅进他的胸膛,

要把他的脑子摆上台面,
剔出那些辛辣的颜色,

要把他的思想钉在大门两边,
它的翅膀就向着雨雪宽宽地伸开,

要敲出他活生生的嘿嘿哈哈,
要踢它踏它,变它成真它,

要砰砰从一片野蛮的蓝把它撞响,
叮当那琴弦的金属……


4
这就是生命了,那么:如其所是的事物呢?
它在蓝色吉他上挑选它的路。

万万千千的人都在一根弦上?
他们所有方面都囊括其间,

所有的方面,无论对错,
所有的方面,无论强弱?

种种情感的亢狂慷喟的慨叹,
像飞虫在秋风里一片嗡嘤,

这就是生命,那么:如其所是的事物,
蓝色吉他上的这一片嗡嘤。


5
不要跟我们说诗歌有多伟大,
或地底下那些扑朔的磷火,

或一点点微光之上的宏伟穹窿。
我们的太阳里没有阴影,

白日是欲望,夜晚是睡眠。
无论哪里都没有阴影。

对于我们,大地平旷而赤裸。
也不会有阴影。诗

若胜过音乐就必须取代
空洞的天堂及其颂歌,

我们自身在诗中也必须取代它们,
即便你的吉他呕哑嘲哳。


6
有一首曲子超出如我们所是的我们,
但什么都没有被蓝色吉他改变;

我们身在曲中犹如在空间,
但什么都没有改变,除了处所,

那些如其所是的事物的处所,
且仅有处所,当你在蓝色吉他上弹奏时

将它们那样放置,超出变化的范围,
被感知于一种最终的气氛;

在一个最终瞬间,就这样
艺术的思维仿佛终了,而同时[5]

上帝的思维是烟蒙蒙的露水。[6]
音乐即空间。蓝色吉他[7]

成为那些如其所是的事物的处所,
这吉他的诸感官的一大创作。


7
是太阳它分有我们的作品。[8]
月亮什么也不分有。它是一片海。

什么时候该让我来说说太阳,
说它是一片海;它什么都不分有;

太阳不再分有我们的作品
而大地上遍布着蠕动的人类,

机械甲虫从来不够温暖?
那我是不是该站在太阳里,像现在

我站在月亮里,并称之为善,[9]
那无玷的、慈悲的善,

超然于我们,超然于如其所是的事物?
不去成为太阳的一部分?而是远远

旁观,并称之为慈悲?
在蓝色吉他上琴弦冰冷。


8
鲜活、艳丽、浮华的天空,
湿淋淋的雷声滚滚轰隆,

清晨仍淹溺于夜色,
乌云里霞光狂乱,

一种沉重的感觉在冰冷和弦中
奋力迈向激昂的合唱,

在乌云中叫喊着,震怒于
空中那些金光的对立者——

我深知我这怠惰、铅滞的弹拨
如同在风中飘摇的理智;

然而正是它把风暴施加。
我将它拨响便撒手不管。


9
那色彩,那空中一片笼罩的
蓝,在其中,蓝色吉他

是一个形式,可描述但却艰深,
而我不过是一个佝偻的影子,

埋头于那箭直、静止的琴弦,[10]
一个待造之物的创造者;

那色彩如同一种思想长成于
某种情绪之中,如表演者身上的

悲剧长袍,一半是动作,一半
是台词,他的意义的礼服,那丝绸

浸染着他那些的感伤文辞,
他的舞台的风雨,以及他自身。


10
筑起红极的列柱。鸣响一口钟[11]
并敲打那些注满焊锡的空洞。[12]

在大街上抛洒传单,死者的遗嘱,
在封印里他们还庄严威武。[13]

还有那些美丽的长号——看啊[14]
他大驾光临,但谁都不相信,

所有人只相信所有人都相信的他,
一个乘坐豪华专车的异教徒。[15]

蓝色吉他上一片鼓声隆隆。
从尖塔俯身。高喊道,

“我在这里,敌手啊,[16]
我向你挑战,呜呜吹起油滑的长号,

但却怀着一点点苦痛
在心里,一点点苦痛,

序曲终为你的结局,[17]
这一碰就推翻人类和磐石。”


11
慢慢地常春藤在石头上
变成石头。女人变成

城市,孩子变成田野
而男人在波浪中变成大海。

正是和弦在作伪。
大海还击男人,

田野诱捕孩子,砖头
是一根草,所有飞虫都被捉拿,

无翅又枯干,但仍活生生的。
无非放大了不和谐音。

深深藏在那肚腹中时间的暗处,
时间在磐石上生长。


12
咚咚鼓,我来也。蓝色吉他
和我是一体。管弦乐团

在高堂上塞满趿拉着脚的人群
高如殿堂。那挤挤攘攘

呼旋的噪声,都说,会衰减
成他的夜半难寐时的呼吸。

我知道这种怯弱的呼吸。何处
是我的开始和结束?又是何处,

当我弹弄这东西,我能否捡起
那做出重大声明之物:

它本身并不是我然而
又必须是。它不能成为别的。


13
蓝色中的那些苍白侵入体[18]
是败坏的惨白……天哪,[19]

蓝色蓓蕾抑或黑漆漆的花朵。满足吧——[20]
扩展,弥散——满足于

无瑕的弱智的幻梦,
那蓝色世界的纹章中心,[21]

有一百层下巴的油滑的蓝,
情爱家的炽烈形容词……


14
先是一道,然后另一道,然后
一千道光在天空放射。

每一道既是星星又是天体;而白昼
是它们大气层中的财宝。

大海添补了它的褴褛色调。
岸滨是沉沉浓雾的堤界。

有人说德国大吊灯——
一支蜡烛就能照亮全世界。[22]

它使之清晰。即便正午
它也在本质性的黑暗中闪耀。

夜晚,它照亮水果和甜酒,
书籍和面包,事物如其所是,

在一种明暗法中
让人坐下来弹奏蓝色吉他。


15
毕加索的这幅画,这“累累的
毁坏”,我们自身的一幅绘画,[23]

如今,竟成了我们社会的一个图景?
我是不是坐在这里,奇形怪状,像剥壳鸡蛋,

想抓住“再见,丰收月,”[24]
却看不见丰收也看不见月?

如其所是的事物都已经被毁掉了。
那我呢?我是不是一个死人

坐在羹馊炙冷的桌旁?
我的思想只是回忆,不是活的?

地板上的那块污点,是酒渍还是血渍,
不管是什么,是不是我流的?


16
大地不是土地而是一块石头,
不是一个母亲在人倒下的时候会抱起他们,[25]

而是石头,像一块石头,不:不是
母亲,而是压迫者,就像

一个压迫者忌恨着他们的死亡,
如同他们活的时候它忌恨他们的活。[26]

要活在战场,要在战场活,
要劈斩那阴郁的琴瑟,[27]

要改进耶路撒冷的下水道,
要给各种祥云光环通电——

把蜂蜜献于祭坛然后死吧,
你们这些内心苦楚的热爱者。


17
此人有一个模子。却没有
它的兽。亦即在天国[28]

所说的灵魂、精神。它是
一只兽。在蓝色吉他上——

它的爪子提呈,它的獠牙
讲述它的荒野生活。

蓝色吉他是一个模子?就像外壳?
嗯,你看北风劲吹[29]

一管号角,它的凯旋曲乃是
由毛毛虫谱写在麦秸上。[30]


18
在一场梦中(且称之为梦),
我可以相信,当着对象面前,

梦已非梦,而是一物,
如其所是的事物,当蓝色吉他

经过某些夜晚的长久弹拨
终于触到了种种感觉,与手无关,[31]

而是那些感觉本身触到了
风之语。或如阳光显现,[32]

像在悬崖镜照中的光芒,
从一片先前之海冉冉升起。[33]


19
但愿我能将那怪兽提炼为
我自身,然后让我自身

化身那怪兽,而不仅作为它的
部分,不仅是一个怪兽般的琴手

弹奏它的某一把怪兽弦琴,不是
孤身一人,而是提炼了怪兽并成为它,

分为两者,这两者又是一体,
同时弹奏那怪兽又弹奏我自身,

抑或,最好别要弹我了,
而是弹奏它的智慧,

作为弦琴里的雄狮,
在狮子被锁闭于石头之前。


20
生命之中都有些什么,除了某人的观念,
好空气啊,好朋友,生命之中都有些什么?

观念就是我所信赖的吗?
好空气啊,我唯一的朋友,信赖,

信赖会成为兄弟,满怀
挚爱,信赖会成为朋友,

比我唯一的朋友更友善,
好空气啊。苍白贫乏、苍白贫乏的吉他……


21
所有神明的替代者:
这位自我,不是那种黄金自我,高慢,[34]

孤清,某人的宏大投影,
身体的主宰,俯视着,

就像现在,被奉为至高,
丘科鲁瓦山的影子[35]

在一个更无垠的天国,高慢,
孤清,主宰着土地并主宰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最高主宰。
某人的自我,以及某人的土地上的群山,

没有影子,没有夸大,
血肉,骨骼,尘土,石头。


22
诗是一首诗的主题,
从此处这首诗出发并

向此处回返。在两者之间,
出发和回返之间,存在

一片现实上的空缺,
事物如其所是。姑且称之吧。

但这些是孤立的吗?是不是
一个留给这首诗的空缺,让它在其中

获得它的真实显现,太阳的绿,
云霞的红,大地有感情,天空会思考?

从中它获取。抑或它给予,
在那万有中的交互往来。


23
有几种最终解答,好像二重奏
与承办方联袂:一个声音在云端,[36]

另一个在地上,一个是以太
之音,另一个有美酒之香,

以太之音大盛,承办方
歌声渐强并在雪中

呼唤着花环,那云端上的声音
泰然终止,随后

那咕噜的呼吸泰然终止,
想象与真实,思想

与真理,《诗与真》,所有[37]
困惑都解答了,如一句副歌

已被持续弹奏一年又一年,
思虑着如其所是的事物的本质。[38]


24
一首诗就像在烂泥中发现的
一本祈祷书,它写给一个年轻人,

一个最渴求此书的学者,
就是这一本,抑或,一页,

或至少一句,一个成语,
生命之鹰,用拉丁文:

认识吧;这本祈祷书写给沉思的观看。
要面对那只鹰眼,要畏缩的

不是对那眼睛,而是对它的欢乐。
我演奏。但这是我心中所想。


25
他将世界捧到鼻头上
然后如此这般用力一擤。[39]

他那些长袍和符号,哎咿呀——
然后如此那般捻动事物。

阴森如杉树林,如液态的猫
在草丛中无声地流过。

它们并不知道草也有轮转。
猫咪生猫咪而草却变白,

世界生诸世界,哎呀,如此这般:
草变绿然后草又变白。

而鼻子是永恒的,如此那般。
如其曾是之物,如其所是之物,

如其将是之物也终有其是……
一根肥拇指打响哎咿呀。


26
在他的想象中世界涤荡,
世界是一个岸滨,不论声音或形式

或光亮,辞行的遗迹,
礁石,在骊歌的回响中,

往其间他的想象返回,
从其间它又加速,如空中的坝,

云中堆垒的沙,如巨人在抗击
那嗜血如命的字母表:[40]

蜂拥的思想,蜂拥的梦,
遥不可及的乌托邦。

一座巍峨如山的音乐却始终
仿佛要倒塌要消逝的样子。


27
正是大海刷白了屋顶。[41]
大海在冬气里浮游。

正是大海为北风所造。
大海在白雪中飘。

这份阴沉乃是大海的黑。
地理家和哲学家们,

请看。若非那一杯苦水,
若非屋檐上的冰凌——

大海便是某种嘲弄。
冰山布景在讽刺

一个无法成为自身的魔鬼,[42]
只好来回变换那变换的场面。


28
在这个世界我是土著,
并在其中思考像一个土著那样,

耶稣啊,却不是一个有心灵的土著[43]
在思考我的所谓自己的思想,

土著,世界中的一个土著,
并像一个土著那样在其中思考。

它无法具有一个心灵,波浪
之中有汪汪的水草在荡漾

然而又静止如一张照片,
风之中有僵死的枯叶飞扬。

在此处我吸纳更深邃的力
并如我所是,我言我行,

事物皆如我思其所是
亦如我在蓝色吉他上的言其所是。


29
在主座堂,我坐在那儿,独自,
阅读一本单薄的《评论》然后说,

“拱劵下的这种品味
与传统和节庆是相对立的。

若超出主座堂,在外界,
就以结婚喜歌做平衡。

也就是要坐下要把样样事物平衡
平啊平啊平到一个稳定点,

要说它像一个面具,
就要说它也像另一个,

要知道平衡并不是完全停止,
要知道面具总是古怪的,尽管很像。”

形状都错了,声音都假了。
钟声都成了公牛们一片嘶吼。[44]

然而方济会的大人从来不曾
比这一面丰饶的镜子更显出自身。


30
据此我将演化出一个人。
他的本质乃是:老木偶,[45]

他的披肩迎风悬挂,
像舞台上的一件东西,飞扬着,

他的雄姿已研究了几个世纪。[46]
最终,无论他风度如何,他的眼睛

盯紧一根电杆的十字梁上[47]
支撑的那些沉沉线缆,一路吊过

氧化街,庸常的郊区,[48]
整个分期付款已缴清了一半。

活门如一片珠圆玉润的响板
从机器上方的烟囱盖子吐焰喷云。

看哪,氧化街是种子[49]
掉落于这枚琥珀余烬之豆荚,[50]

氧化街是火的熏烟,
氧化街是奥林匹亚。


31
雉鸡的一觉睡得好长好懒呀……[51]
雇主和雇员在争辩,

争斗,争解他们的滑稽事务。
泡腾的太阳要泡腾起来了,

春光焕发,雄鸟尖啼。
雇主和雇员都该听见了

然后继续他们的事务。啼鸣声
只会折腾那些树丛。此地,

没有场所给一只云雀在心灵,
在天空博物馆里站定。那只雄鸟[52]

将抓牢着入睡。清晨不是太阳,
它就是这样一种神经状态,

仿佛一个鲁钝的琴手攥住了
蓝色吉他的妙趣。

它必然决然地是这样一首狂想曲,
如其所是的事物的狂想曲。


32
抛开那些光照,那些定义,
然后再说说你在黑暗中的所见吧,

它到底是这个还是那个,
请不要再用那些烂名词了。

你怎能一边在那空间走动一边又
毫不知晓那空间里的疯狂,

毫不知晓它那些诙谐的生殖?[53]
把那些光照抛开。任何东西都不必

隔在你和你采取的那些形状之间,
既然形状的硬壳已被摧毁。

如你所是的你?你就是你自己。
蓝色吉他会给你惊喜。


33
那一代人的梦想,被贬斥
于烂泥,于星期一的污秽的光中,[54]

那就是它,他们所知的唯一的梦想,
时间走到了它的最后一段,再也没有时间

会重临,只有两个梦想争吵不休。
此处有将来之时间的面包,

此处有它的实际的石头。这面包
会成为我们的面包,这石头会成为

我们的床铺并让我们在夜里安睡。
我们会在白日里遗忘,除非

在某些时刻,我们选择去弹奏
那想象的青松,想象的蓝鹊。[55]


译注:
[1] 剪毛工(shearsman),旧时在纺织厂给毛料布匹修剪绒茬的人,也可能指裁缝;另,音近sheer man:纯粹的人。
[2] 如其所是的事物(things as they are),类似康德哲学中的“物自体”(Ding an sich)。
[3] 缝补(patch),同义词compose引申为:写作、谱曲。
[4] 不曾被艺术改编的人本身,完满实现了“人”之理念的人。
[5] 最终(final),可理解为:目的;亚里士多德哲学中的“最终因”或“目的因”(telos)。诗中提出,仿佛正因为先有了艺术构思的目的,才使得如其所是的事物如此安放。
[6] 露水(dew),音近dieu、deus(神)。《旧约》中的上帝经常在烟柱显现。
[7] 曲子/音乐本身是历时的,不具有空间性。
[8] 分有(shares),参见柏拉图哲学概念“分有”(又作:participate),个别现实事物只是对同名的理念原型的一个摹仿,因而,种种事物“分有”了理念,才具备一定程度的真实性。诗中此处的太阳似乎是我们的某种创造的一部分,故能“分有”;但后来的月亮、大海以及太阳不再与我们保持这种关系,而是进入另一个维度,比如想象的世界。
[9] 参见柏拉图《理想国》中的“日喻”(大意):如太阳照耀可见世界的万物,并让人眼有视力,至善理念给可知世界的万物赋予真理,并使人具有认识能力,它不仅是真理和认识的原因,也是一个认识对象(Rep.6.507b–509c)。
[10] 静止(still),形近stile(门柱)、style(风格),参见德语Stil(风格),拉丁语stilus(柱子、铁笔、风格)。
[11] 筑起(raise),同形词指:石冢、石垛,尤指北欧地区古迹。红极(reddest),北欧诸语同形词意为:恐惧至极(reddest、reddast、räddast)。鸣响(toll),爱尔兰语同形词意为:空洞、窟窿;又形近拉丁语tollo(抬起、移走、消除,raise),参见《新约》中犹太人要求杀死耶稣的情节:他们喊着说,除掉他,除掉他,钉他在十字架上,……除了凯撒,我们没有王(约19:15);又形近法语tollé(怒喊,源自前引“除掉”)。钟(bell),同形词意为:吠、哞;怒吼一声吠叫。
[12] 敲打(clap)指鸣钟(clapper,钟锤),法语同形词意为:石垛。空洞(hollows),也常指山谷,又音近hallow(圣徒、吼叫)、horror(恐怖、颤抖)。焊锡(tin),用于修补铜钟,也可制作中空子弹头(hollow point,开花弹);又指锡铁皮,仪仗队敲打铁皮鼓里满满的空虚;又音近teen(痛苦),参见莎诗《维纳斯和阿多尼》:我的脸满是羞辱,我的心满是伤悲(...full of teen. Ven. 808),此处可理解为:敲响那些注满锡的铁石心房;又音近德语Ding(事物),那些空洞中充满事物,或声响。
[13] 封印或图章的印模在英语称为“die”,同形词意为:死。
[14] 长号(trombones),音近tambour:鼓、鼓形/倒钟形科林斯式柱头、穹顶建筑的环绕支撑柱列;又tamboura:鼓琴(亚洲吉他、冬不拉);另,形近tomb-bone:坟墓、骨头。
[15] 异教徒(pagan)本义:乡下人、平民;另,意大利音乐家、小提琴大师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在生活中尤爱吉他。豪华专车(varnished car),指美国铁路上的富豪私家车厢、政要专车,如总统竞选人巡回演讲时乘坐的专列。
[16] 在《旧约》中,“我在这里”是答应上帝召唤或向上帝呼告的喊话,常用于圣歌。
[17] 华兹华斯的自传性长诗《序曲,或一位诗人的心灵成长》在他死后才整理出版,被文学史家誉为他最杰出的作品。
[18] 苍白(pale),同形词意为:界墙,中世纪英格兰王国在东爱尔兰、法兰西西北部的占领区(亦即侵入);又指纹章盾徽中央的宽垂条,诗中可指蓝底盾徽中央有银色或白色垂条,如希腊国徽的蓝地白十字;后文多处都可理解为纹章描述。又法语pale意为:螺旋桨,诗中亦即汽船、飞机等侵入蓝色大海或天空。侵入(intrusions),也可指:赘音、插入音(epenthesis),如诗中pallor(/ˈpælər;ˈpal.lor/,惨白)可视为pale的插入/r/音的形式。
[19] 败坏(corrupting),也可理解为:讹误、篡改、不洁、劣化,如诗中pale(苍白)可视为拉丁语pallor(苍白)的讹误。天哪(ay di mi),原文戏拟模糊不清的西班牙语咒骂、哀叹等,如:Ay Dios mio,ay de mí,hay de mí,que hay de mí?。
[20] 黑漆漆(pitchy),德语同源词pech意为:倒霉、厄运,用于咒骂等;又音近bitchy(恶妇)、patchy(补丁、东拼西凑)。此句原文为bbbb头韵。
[21] 1935年,希腊王国复辟,蓝地白十字国旗中央重新添上了一个王冠。
[22] 源于北德意志的奥登堡家族是欧洲的显赫王室血统之一,其中格吕克斯堡分支后裔是当时希腊、丹麦、冰岛、挪威国王,戈托普分支曾为俄国沙皇和瑞典国王。
[23] 毕加索:从前绘画是进步发展的,每日有创新,每幅画都在累加总和,但我的画是毁坏之总和,我绘画,我毁坏,但最终毫无损失,我从此处抹除的红色会在别处被找到(Conversation avec Christian Zervos,1935)。
[24] “再见,丰收月”指一首流行歌曲。丰收月是秋分前后的满月,类似中秋月。
[25] 参见古希腊神话:大洪水过后仅存杜卡利翁和皮拉夫妇两个人类,他们获得神谕,将母亲的骨头往身后扔,方可重育人类;他们猜出母亲即大地,骨头即石块;于是,丈夫杜卡利翁扔的石块变成男人,妻子皮拉扔的石块变成女人。
[26] 参见莎诗《鲁克丽丝受辱记》:孤儿瘦如柴,暴君腹满满(Lucr. 905)。
[27] 琴瑟(psaltery),《旧约》中的一种拨弦乐器,鼓瑟弹琴以赞天主,故常指代《赞美诗集》;另,psaltery琴又名canon,原义:法规、教典。
[28] 兽(animal),本义:活物、生命。
[29] 风可指生命的灵气,如神用泥土塑出人形,吹一口气赋予其生命(即兽)。
[30] 谚语:风中的麦秸(straw in the wind),朕兆事物发展的动向;顶风的麦秸(straw against the wind),不可能胜利的绝望抗争。
[31] 触摸(touch),也可指:琴键、指板(吉他、小提琴等琴颈上按指调音的部分),如法语touche;蓝色吉他经长久弹奏留下指板磨损痕迹。
[32] 风之语(wind-gloss),生造词,可指风中的舌头/语言/辞藻(γλῶσσᾰ、glossa)、风声(ветер голос、veter golos),如风吹芦笛、风铃、风弦琴等自鸣乐器,参见本诗第17章的风吹麦秸。另,也可理解为:风蚀摩痕,如考古学上石器遗物的留痕,万年后仍能从自然剥蚀中辨识出古人的加工痕迹和曾经多年使用的圆润光泽。
[33] 先前的海(a sea of ex),日出之前未经光照的那个领域。
[34] 参见尼采学说,如上帝已死,人将进化为超人等等。
[35] 丘科鲁瓦(Chocorua)位于新罕布什尔,高山与湖泊相映,景色优美。
[36] 承办方(undertaker)常婉指殡仪馆。
[37] 诗与真(Dichtung und Wahrheit),歌德青年自传;也可理解为:虚构与真实。
[38] 暗示一些经典理论书名,如卢克莱修哲理长诗《物性论》(De rerum natura,On the Nature of Things)。
[39] 参见罗马诗人佩西乌斯(Persius,34-62)在《讽刺诗》对贺拉斯的描述:对所有嘲弄他的人,他就当作手帕来擤鼻涕(Sat.1.116-118)。
[40] 真实世界变迁不居,一切存在不断消逝,这种字母表拼写的是凶残;而想象的巨人/诗人想用另一种更稳固的字母表/音乐予以抗击。
[41] 参见第7章:月光如海。
[42] 魔鬼(demon)又指精灵、守护神等。
[43] 耶稣(Gesu),诗中采用了意大利文的写法。
[44] 钟声(bells),同形词意为:吠叫、鹿鸣。公牛(bulls),同形词意为:教皇敕令、扯谈。原文此句押bbb头韵。
[45] 木偶(fantoche)为法语词,音近fantassin(步兵)、fantastic(幻想)。
[46] 雄姿(strutting),也可理解为:支撑,他在风中甩起披肩的方式仿佛有支撑物一样。
[47] “他”可能是电力公司的巡线员。
[48] 氧化街(Oxidia),意即这个社区布满氧化物(oxide),生锈、浑浊、灰蒙蒙的,由电力和燃机驱动的现代工业社会。
[49] 看哪(Ecce)为拉丁词。种子(seed),常指精液。另参见《旧约》: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创1:29)。
[50] 琥珀余烬(amber-ember),原文为自撰连绵词;另参见ambergris(龙涎香),字面义:琥珀灰、灰琥珀,古代用于焚香,多产自抹香鲸(sperm whale),字面义:精液鲸。豆荚(pod)常与生殖器有关,另参见拉丁文fabulus(小豆子),形近英文fabulous(传说般的、奇异的)。
[51] 雉鸡(pheasant),形近pleasant:愉快,美美的一觉。
[52] 参见史蒂文斯晚期诗《论纯然存在》(Of Mere Being)。
[53] 那黑暗空间中生长出许多怪模怪样的生命,你也附身于某种形状。生殖(procreations),词根creation常理解为:创造;另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17首多与求爱有关,被史家称为“生殖组诗”(procreation sonnets)。
[54] 星期一(Monday),即月曜日,是星期天(Sunday,日曜日)结束之后梦想家们要上班挣钱、面对现实的日子。
[55] 青松(pine),同形词意为:渴望、痛苦。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