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萧开愚:诗二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31  

萧开愚:诗二首




落日
 
把三农当作恶贯和冥顽的
满肚子农药的现代文学,
最近得了手,毁我社稷。
 
假手户口换皮,搬进城镇给人就近瞧不起的地段,
教育后代忠于逆境和严打,
社会福利不是社会侮辱吗?
 
就算本代自觉灭门,
也是个小儿科政治,
左右给玩得团团转,
高智商要随波逐流。
 
前二十年盖的房屋成片坏死,靠揭发
与重建轮番敲诈,合作像夫妻丧偶;
脱钩而失语而向壁;而三同而后知,
农民就像周口店的石洞经得起名称。


莫扎特,1935
(自史蒂文斯)
 
诗人,落座于钢琴前。
弹那馈赠,那呼-呼-呼,
那嘘-嘘-嘘,那里克-呃-尼克,
那妒忌的哈哈大笑。
 
如果你练习琶音时
他们朝屋顶甩石头,
那是因为他们扛一个裹着破衣的身体
下楼梯。
落座于钢琴前。
 
那旧日明亮的纪念品,
那嬉游曲;
那未来罗袜的幻梦,
那晴朗的协奏曲¼¼
雪正落着。
敲击尖锐的和弦。
 
这嗓音属汝,
不属你。属汝,属汝
这害怕之音,
这困痛之音。
 
属汝那如狂风怒号
冰凉的声音,
自那悲哀被发挥,
被打发,被赦免了的
一场布满星星的安抚。
 
我们可以重回莫扎特。
他年轻,而我们,我们老了。
雪正落着
街道塞满喊叫。
落座,汝。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