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了小朱:阴阳历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31  

了小朱:阴阳历




     偏惊物候新
       ——杜审言 

 
按爱意的比例,我永在你无怨的那边
当我不易被人塑造
捧着可以离形而在的无限
朝插满枝的雪疆凝神时
雨水就开始参与对我们的打击
分秒奔走的大学之道上
我希望时光迅速逃离
而万顷云朵则在人心难平的情况下
成为颠扑不破的网罩,它让
闷气迎来时更加尖锐
仿佛站台上夹着牛皮记录本怅惘倾听的多普勒
 
如果一任记忆撒谎,我曾在夏日午后
熟睡中摘掉悄然咬住我的飞虫
这点很像我的幻觉
因为它在我醒来时早已立上枝头
成为一丝羞杏翘起的神韵
轻雷经常藏于巨大的闪电之后
当我看到会偶尔口吃
说它们惊亮了我脑中的灯丝
这种来自天空深处的势力
甚至能探到鄂尔多斯体内的煤层
这个王国已让聋人们垄断了不听
喃喃地,用白牙咬字不清:
为什么自然又介入了我们的山河?
 
他早就瞧不起他自己
整夜用双眼接纳一切
从年轻时学木匠的毕业作品
一把椅子的抽搐中发现儿子的世界
系着红领巾跑出了地球
睡前留在枕边的核月光下黯淡无光
他用顽固的脑袋来研究它
黑暗中猛烈摇晃它,庄严地听苦杏仁的震荡之声
他缺损的神经像是鼻孔里冒出的丝丝烟雾
默默地站在停犁的田中搓手
 
我把手卷成喇叭向他呼喊
并把他的懒散吐向空中
有段时间,我的胃里
藏有一面青春之盾,那些尖的东西
才能进入我的食谱,每次梳头
牙齿都会劫掠梳齿一次
漫山遍野的辣椒尖问卦人参
自己的后半程会怎样成长
最终我的左手还是出了毛病
变成一把僵硬的五指神叉
冬日严酷的疼痛隆隆袭来统治我
 
他捐出中年翻一座座大山
总有片森林还能动感情
把呜咽埋在矿产之内
让一只奇羊将我的手耷拉下来
成为它白色稀疏善于沉睡的睫毛
如今我,双手可以描写春日
在空气中被一阵烟草味呛得说不出话
它定是沿着平行长城的小河顺流而下
最后乘着雾来
 
我们曾经隔着纬度看水星凌日
均成为黑滴效应的神捕手
在水泥砌成的望远台上
我早从胎盘里就掌握了打嗝的要领
这样一种遗传现在仍屹立不倒
天亮的时候我起来泡奶粉
一股扣错衣扣透来的凉风
让我没有睡个回笼觉
不如趁看着窗外的时分烫饼吧
我想打电话,但我知道我们之间相差一个黎明
 
孩子曾瞪着我问我
是不是他先于咳嗽学会打嗝
这差点像个玩笑问句
却比他变得规范更让人感动
该是为后来者擦亮天空的时候了
让文明奔跑在星火的最前端
将烂在水中的木桩捞出
污物耗尽了它们的年轮
只能成为不断被挤出水的小板凳
 
祖国变化很快,在看似不动的风景中
我有一种立场
砌死在水泥城中
用诱惑尿尿的口哨声消遣它
后来又把它放在冰里
在一次不可预报的天气中散了出来
我于是狠心将长发剪去
发现里面夹满了潮湿的思想
有部分已经快速渗入大脑
成为真正的瘤子发亮
 
我只能用假眼来看世界
发现一个阴沉的球转向我
上面布满生命,其中就有故乡的海棠
全部物象都让我感动
但我不能停下来,每瞬皆有可能溃败
我看到自己的经历正在坍缩、燃烧
最终变成另一颗小球
组成我小宇宙中动人的光学双星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