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臧棣:冷食入门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29  

臧棣:冷食入门



 
它放在围墙的缺口处,
颜色发暗;随着夜色加重,
它的颜色看上去如同
冻住了似的。它的味道
想必只有麻雀梦见过的榔头
才能砸开一道缝。如果不了解
内情的话,它很容易
就和周围的垃圾混同起来。
它和命运的瓜葛暧昧到
你就是把老子从青牛背上
拽下来,也无济于事。
刚放过去时,想必它还残留有
食物的余温。但现在是子夜时分,
零下6度,它肯定冷硬如
你从未想过每一种食物
其实都有它自己的尸体。
你的脚步越来越近,
你从未想到这么深黑的夜色下,
还会有一只毛发蓬乱的野猫
那么专注地用朦胧的舌头
舔着它上面暧昧的营养。
我不是圣徒,但我有种冲动,
想走过去做点什么。假如我
告诉你,我用我的舌头
帮它慢慢恢复了一点温度,
以便吞咽时,它更容易
滑入那只野猫的喉咙;
你该不会用看待疯子的眼光
打量这首诗背后的一切吧。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