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臧棣:有时我很想感谢喜鹊不是凤凰入门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18  

臧棣:有时我很想感谢喜鹊不是凤凰入门




小脑袋必须很黑,以便你
只可能在冬天的羽毛上
找到那比紫蓝还绿蓝的,
微妙的,色彩的过渡。
羽毛背后,一团小号的天鹅肉
梦见白云刚刚称过它们。

过于常见,以至于喜鹊
飞越生活的边缘的次数
远远多于你的想象。
与上星期见过的鸳鸯不同,
爱的颜色在它们的雌雄中
并无明显的变化:就好像

一切全靠召唤中的呼唤
能否在你和它们共用的替身中
激起足够的技巧性反应。
活跃源自杂食。就算是
喜欢翘尾巴,也多半出自
世界已不像从前那么安静。

向它们致敬,并不需要勇气,
但也不是只需要一点天真。
向它们忏悔,你的心会变成炸药。
其他的可比性也令人尴尬——
没有那么多灰,可用来炫耀。
也没有多少辉煌本身,可供历史走神。

在它们身上,平凡多么吉祥。
你愿意的话,作为一种
小小的奇迹,在一群喜鹊中间,
你偶尔能瞥见落单的乌鸦;
但在一群聪明的乌鸦中间,
你绝不会看到单个的喜鹊。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