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奥登:散步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10-30  

奥登:散步

范倍 译

当我要散布一件丑闻,
或者向路另一头的某人
归还工具,出借书籍,
我选择此路,从这里走到那里。

之后返回,即使
与来时的脚印相遇,
那路看上去却全然若新
我打算做的现在已经做成。

但我避开它,当我作为
一个散步者散步只为散步;
其中所涉及的重复
提出了它自身不可解答的疑处。

什么样的天使或恶魔
命令我恰好停止在那一刻?
假如再向前走一公里
又会发生什么?

不,当灵魂里的骚动
或者积雨云约请一次漫步,
我挑选的路线转弯抹角
在它出发的地方结束。

这蜿蜒足迹,带我回家,
我不必向后转,
也不必回答
究竟要走多远,

却让行为成为规范,
以满足某种道德需求,
因为,当我重返家门
我早已经把罗盘装进盒子。

心,害怕离开她的外壳。
一如在我的私人住宅
和随便哪条公共道路之间
都要求有一百码的距离,

当它也被增加,就使得
直线成“T”,圆形为“Q”。
让我无论晴天雨天
都称这两样散步全然属已。

一条无人旅经的乡间小径,
那里的印痕并不合我的鞋,
它十分像我所爱的人留下,
而且,在寻找着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