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巴门尼德:论自然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10-22  

巴门尼德:论自然

王太庆 译



  (1)我乘坐的驷马高车拉着我前进,极力驰骋随我高兴,后来它把我带上天下闻名的女神大道,这条大道引导着明白人走遍所有的城镇。于是我的马车沿着那条道路趱行,拉车的马儿十分聪明,载着我前进,少女们为我指点出途径。车轴磨得滚烫,在轴函中发出震耳的啸声,因为它的两端被旋转的车轮带着飞速地翻腾。那时太阳的女儿们离开夜宅,掠过头上的纱巾,把马车赶向光明。
  那里矗立着一座大门,把白天和黑夜的道路划分,上边有门楣,下边有石头的门槛;这天门上巨大的双扉闭得紧紧,保管启闭之钥的是狄凯,那专司报应的女神。少女们用恭维的词令央告这位尊神,机灵地劝她同意把插牢的门闩拿开。于是门闩除去,两根嵌着钉子的黄铜门轴在轴函中一根接着一根转动,门道洞开。少女们驱着驷马高车笔直地走进门来,女神亲切地将我接待,握着我的右手,用下面的话语向我说:
  青年人,你在不朽的驭手陪同下,乘着高车驷马来到我的门庭,十分欢迎!领你走上这条大道的不是恶煞(因为这大道离开人间的小径确实很远),而是公平正直之神。所以你应当学习各种事情,从圆满真理的牢固核心,直到毫不包含真情的凡夫俗子的意见。意见尽管不真,你还是要加以体验,因为必须通过彻底的全面钻研,才能对假象作出判断。
  要使你的思想远离这种研究途径,别让习惯用经验的力量把你逼上这条路,只是以茫然的眼睛、轰鸣的耳朵或舌头为准绳,而要用你的理智来解决纷争的辩论。你面前只剩下一条道路,可以放胆遵循。
  (2)要用你的心灵牢牢地注视那遥远的东西,一如近在目前。因为它不会把存在者从存在者的联系中割裂,以致分崩瓦解,或者聚集会合。
  (3)在我看来存在者是一个共同体,我就从这里开始;因为我将重新回到这里。
  (4)来吧,我告诉你(我的话你要谛听),只有哪些研究途径是可以设想的。一条是:存在者存在,它不可能不存在。这是确信的途径,因为它遵循真理。另一条是:存在者不存在,这个不存在必然存在。走这条路,我告诉你,是什么都学不到的。因为不存在者你是既不能认识(这当然办不到),也不能说出的。
  (5)因为能被思维者和能存在者是同一的。
  (6)必定是:可以言说、可以思议者存在,因为它存在是可能的,而不存在者存在是不可能的。这就是我教你牢记在心的。这就是我吩咐你注意的第一条研究途径。然后你还要注意另一条途径,在那条途径上,那些什么都不明白的凡人们两头彷徨。因为他们的心中不知所措,被摇摆不定的念头支配着,所以像聋子和瞎子一样无所适从。这些不能分辨是非的群氓,居然认为存在者和不存在者同一又不同一,一切事物都有正反两个方向!
  (7)因为勉强证明不存在者存在,是根本不可能的。你要让自己的思想远离这条研究途径。
  (8)所以只剩下一条途径,就是:存在者存在。在这条途径上有许多标志表明,存在者不是产生出来的,也不能消灭,因为它是完全的、不动的、无止境的。它既非过去存在,亦非将来存在,因为它整个在现在,是个连续的一。
  因为你愿意给它找出哪种来源来呢?它能以什么方式、从什么东西里长出来呢?(它既不能从存在者里生出,这样就会有另一个存在者预先存在了)我也不能让你这样说或想:它从不存在者里产生;因为存在者不存在是不可言说、不可思议的。而且,如果它来自不存在,它有什么必要不早一点或迟一点产生呢?所以它必定是要么永远存在,要么根本不存在。
  真理的力量也决不容许从不存在者中产生出任何异于不存在者的东西来。
  因此正义决不松开它的锁链,听任存在者产生和消灭,而是牢牢抓住存在者不放。关于这个存在者,我们要判断的是:它存在还是不存在?所以我们必须断定:要把一条途径当做不可思议、不可言说的途径抛在一边(这确实不是真的途径),而把另一条途径看做存在的、实在的途径。这样看来,存在者怎样能在将来产生,又怎样能在过去产生呢?因为如果它在过去或将来产生,现在它就不存在了。所以产生是没有的,消灭也是没有的。
  存在者也是不可分的,因为它全部都是一样的,没有哪个地方比另一个地方多些,妨碍它的连续,也没有哪里少些。因此它是整个连续的;因为存在者是与存在者连接的。
  而且,存在者是不动的,被巨大的锁链捆着,无始亦无终;因为产生与消灭已经被赶得很远,被真信念赶跑了。它是同一的,永远在同一个地方,居留在自身之内。因为强大的必然性把它用锁链从四面八方捆着,不能越雷池一步。因此存在者不能是无限的,因为它没有缺陷;如果无限,那就正好是有缺陷的了。
  可以被思想的东西和思想的目标是同一的;因为你找不到一个思想是没有它所表达的存在物的。存在者之外,绝没有、也绝不会有任何别的东西,因为命运已经用锁链把它捆在那不可分割的、不动的整体上。因此凡人们在语言中加以固定的东西,如产生和消灭,是和不是,位置变化和色彩变化,只不过是空洞的名词。
  然而,由于存在者有一条最后的边界,它在各方面都是完全的,好像一个滚圆的球体,从中心到每一个方面距离都相等,因为不能在哪个地方大一点或小一点。因为既没有一个不存在者破坏团结,也没有一个存在者在这里或那里比存在者多点或少点,因为它是完全不可损毁的。因为那个与哪一方面距离都相等的点是与边界距离相等。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