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扬尼斯·里索斯诗选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08-08  

扬尼斯·里索斯诗选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木朵 设置为精华(2011-08-08)



陶匠

一天, 他完了工,做出了大水罐、花盆、饭盆。剩下了
一些粘土。他做了个女人。她的胸脯
又大又结实。他走神了。他回家晚了。
他的妻子咕咕哝哝。他不答话。第二天
他留了更多的粘土,第三天还要多。
他不愿回家了。他的妻子离开了他。
他的双眼燃烧。他的身体半裸。他围一条红色腰带。
他整夜和粘土女人睡觉。黎明时分
你可以听见他在工场栅栏后唱歌。
他还把他的红色腰带解了。裸体。彻底的裸体。
围绕着他的是
空的大水罐、空的饭盆、空的花盆
以及美丽的、瞎眼的、又聋又哑的女人,带着一对被咬过的乳房。

周伟驰 译)


陶匠

一天,他造完了大水罐,花瓶,陶锅。一些陶土
剩了下来。他造了一个女人。她的乳房
硕大而坚挺。他有些恍惚。回家晚了。
他的妻子埋怨他。他没有回答。下一天
他留下更多的陶土,接下来的一天他留得更多。
他没有回家。他的妻子离开了他。
他目光熊熊。半裸着。只在腰上系了一根红腰带。
他整个晚上躺在陶女的旁边。拂晓时分
你听见他在作坊的篱笆后歌唱。
他解下了他的红腰带。他光着身子。一丝不挂。
围绕着他的是
空的大水罐,空的陶锅,空的花瓶
和那个美丽的、盲目的、聋哑的、双乳被咬过的女人。


寂静

他的身体里有另外的、巨大的、不可捉摸的、
而又不说话的身体——一种全能的哑默。在正午
或夜晚,在桌子上,有一盏安静的油灯,当他慢慢
而小心地举起餐叉放进他的嘴里,他知道
他正在喂养那另外的、不知道的、贪吃的嘴巴。


蜡像

他走进大厅。光线暗淡。他细察
那赤裸的、色彩优美的蜡像——他喜爱它们。
一种确切的情感,几乎是色情的。肉体细腻,仿佛它们都
在不同年代里按照同一个模特而被塑造。当他抬起眼睛,
他从它们的脸庞认出了他自己的脸庞。就在这时
他听见走廊里的脚步声。他迅速脱下衣服,然后静静地站着。
他们走了进来,穿过大厅,最终停在他的前面。“这一个
看起来最不自然,”一个女人指着他说。
他听见他的睫毛垂下,闭上。


无形的荣光

美丽的女人已经四十(她也不知道她还美丽),
此时从爱到情都成熟了,带着她甜甜的亲昵
和岁月的四季;当她用双手
抓住那巨大的水果盘,里面盛着
梨子、桃子、葡萄(水果皮上那小小的水滴
在窗户的光线中闪烁),当她弯腰
把它放在白色的桌子上——所有闪烁的光芒都聚拢
在她的额前。哦,只有在此刻我们才认识她——她是
那女祭司
正把那最谦卑的祭酒放在雕像的脚下。

(以上四首 韦白 译)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