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林北子:训谕与合唱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10-12  

林北子:训谕与合唱

1
祖爷说:
把世界拿掉,把她留下
另一个声音:
把我拿掉,把我的叹息留下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太阳来了又去
谁将把地上的一丁点叹息支起?

2
祖爷说:
在秋天我给你们一块冰
另一个声音:
冰块纯静,小小的火焰和孩子的细腿被冰抓住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逝,鸟在张开的风中伤离
谁找到了家呀,谁梦中的魂坠下山崖 

3
祖爷说:
她最孤独,她住在人最多的地方
另一个声音:
拾到她手指的人,住在她的后面
拾到她微笑的人,住在她的上面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逝,每一件衣服在等待她的来世
谁把一束桂花,掷到无人的床上? 

4
祖爷说:
这里都是亲朋,而你在哪里?
另一个声音:
因为你坐着,你感到幸福,云朵和天一起跑远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高高的树呀
谁知道它们是否灰心,北来的晚风正紧 

5
祖爷说:
我把骰子藏好,那个弱小的人能猜到
另一个声音:
石子在天上滚动,石子在天上滚动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窗花映红了雪洗的脸
谁攥着自己的瘦影,早早熄灯等待梦魇 

6
祖爷说:
你们互相敬着,谁都没背叛谁
另一个声音:
在夜里,在乌鸦返住的两地,在婴儿诞生的啼哭中,在雨水惊醒的山谷里,在漆黑的坟头草上有被光芒遗忘的月亮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一碗水
谁端着一碗水去见谁,被空气打翻在地

7
祖爷说:
这是新的一天,你将和你见到第一个人有缘
另一个声音:
她缓缓转过身来,她把裙子撩起来,
撩人得很啦,她低着头,
看见自己的黑发在草地上赤裸地奔跑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 ,列队的女人谛听风声
她们都挽着篮子,篮子里放着跳荡的镜子

8
祖爷说:
我将不给你们净洁的地方
另一个声音:
空气、皮肤、水、野马吹向高地,死者在池塘里升起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老者放下帘子
风裹着月光,抛在寡妇的门环上铛铛作响 

9
祖爷说:
给了你们一个白痴,也是给了你们一个忏悔的机会
另一个声音:
恍惚的人群在跳舞,白痴在狂欢中穿梭;
在节日的乡村,只有他会悬梁自尽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钟声飞到草垛上
谁带着闪电烧毁的脑袋,深夜的犬吠哀伤 

10
祖爷说:
在冬天诞生的人,将在冬天流血
另一个声音:
她洁白,是因为她空虚,她已将鲜艳的碎果子深埋于地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冬至日有人在歌唱
她是谁呀,声音这样凄美,又鬼里鬼气 

11
祖爷说:
把想法都告诉我,使我不恨你们
另一个声音:
打开我吧,先打开脸庞,后打开思想
丰收的夜晚要将收获扛走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逝,丑陋的人是否成熟
谁在枕上这样安静呀,谁的心被远处的
五指收掉? 

12
祖爷说:
我怜悯她,因为她有无辜的念头
另一个声音:
她生于惊蛰死于寒露。棺木下有八个男人都没泪落,有一个,低着头隔着一层石灰,向她诉说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一路上抬着灰心的美
秋天的木屑萧萧落下,是谁曾说过,
“一切都是因为爱情”? 

13
祖爷说:
你要烫伤你的手脚,才有希望
另一个声音:
圆圆的木桶在深院中滚动,没有水,也没有主人,一桶的夜色和鸟鸣倾倒在少女的脚边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掷,谁提着自己的头在马上飞奔
谁又是多出来的孤独者,擎着灯在断肠? 

14
祖爷说:
石头里伸出双腿,石头就走着
另一个声音:
忧郁的鱼儿在树下徘徊,小街的美人只有一寸长,又是一天呀,病中人只有一个,一脸贴红粉让他梦见云朵
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逝,渡过修水的人已不可挽回
我们当中谁是诗人,谁被疯狂的大火烧毁谁让自己的丑容在大街上行走,谁听见
他唱着:“石头生在树下,智者寄人篱下,落叶飞到天上,幸福就是这样”

15
大合唱:
每一天都在飞逝,谁有我们清俊、睿智而淡泊?
谁能知道我们认识飞鸟的温柔,并成为温柔的一部分
谁见到村上那个最安祥的人,他教给我们朴实的生活
即使是阴雨天,谁能像我们的夫妇,在对方的身体上寻找幸福,我们的孩子在窗子下静听自己的竹子一样拔节的声音

每一天都在飞逝,祖爷啊,你的颜容依稀,你的语言晦涩,你的目光垂落,你是否来过我们这个村庄,你是否还住在山上的天上?

每一天都在飞逝,祖爷啊,你是否听到了梦魇而被梦魇惊悸,你是否看见花朵上那一滴不是雨水而泪水,你是否害怕我们在地上寻找幸福的声音,你是否还会扔给我们几个癔病者和白痴,或一个大风般的吧息

谁又叹息啦?祖爷啊,以您的慈悲给我们平静以您的宽容给我们欢乐。天色已晚,我们的牛群正下山坡,我们的炊烟正在升起,我们今夜正要播下种子,并且狂欢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