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楼河:岛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10-10  

楼河:岛

有时我觉得自己永远不合时宜,
无论何时何地。
我不知道有多少
和我一样的天涯孤独人。
绝望的感觉让我窒息,
因而我出门,
尝试用孤独抵消孤独。
即使在劳动的清晨,
那夏天白色的水雾飘荡如风景,
我也尝试眺望它,并且感到
自己此刻的不同。
但这并非骄傲,仅仅是
我比他们更加确认
在劳动中出神的快感,因而
我也经常如此教导自己:
我所有的不同都是一种敏感,
包括你们所看到的自卑或骄傲。
我的心湖里那座岛屿游弋,
但它知晓,它无所谓岸与靠岸。
有时在热闹边缘我也感到
那宴饮和对谈是疲累的,
没有什么坚固的东西存留在
我们的关系中。
而这既是我们渴望的,
也是我们抗拒的。
那漂泊我们的水域是如此暧昧,
无所谓深与浅。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