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育邦自选诗十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09-25  

育邦自选诗十五首


从此——抄佛经之一部

从此
他不再追寻生活的意义
就像不再期待六月能有漫天飞雪
从此
他不再为方向而迷茫,他对前途与往事置若罔闻
就像探究河之两岸:彼此之间多么相似,相互混淆才是它们持久的爱慕
从此
他抛弃一切已有的或正在形成的福音书
心怀喜悦地屈从于一次日落的偏见
就像大自然的魔术表演总为蛮狠的季节开道一般

如是我闻
“他像犀牛角一样独自游荡”

出自《经集·伪经》第三部第三节,原为巴利语

(2009年11月9日)


金针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雨夹雪
你在山上刈草除木
拿起背弃已久的瓦砾敲击竹筒
沉闷残破的声响使你想起了导师的教导
轻易地发现自己体内所携带的财宝

你为我缝制的衣衫
加于我身
如今有了破损
想借你的针线缝合,哪知它并不存在
我翻遍口袋,盲目寻找那根必然属于我的金针
直到黑暗降临
我才开始不慌不忙地学习女红的技艺

出自《古尊宿语录·臧禅师卷》第九章

(2009年11月15日)


睡梦

不可避免而又无法圆满解决的事件
一个接着一个,蜂拥而至
类似海洋之于水滴
一些现象学的泡沫在不停地翻滚

我们穿着世界的袍服
到大街上行走
去咖啡馆里坐下
在山林空寂处和衣而眠
脱掉它
我们的影子就被解放出来
同时还成就它们的的隐遁之术
手握黑暗的执法者
在幽冥时刻废黜所有的神祗
一切归于静谧
我们人类的所有都是出生婴儿的睡梦
——一个无法探知的心理结构

出自《大林间奥义书·第十六婆罗门书》,古印度,原文为梵文

(2009年11月17日)


仓央嘉措遗逸之作

近读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诗歌,几及所有版本。然在一本秘传的书籍中,整理出几首尚未与读者谋面的遗逸之作。现抄录如下,以飨喜爱仓央嘉措的朋友们:

情歌(之一)

错过一时的白云颔首致歉
悠悠飘荡,却更为固执
患惑显得多余
当大地的钟声响起
那是我在雪山之巅祈祷
耗尽一世的光阴
你听到的只是若有若无的客套话
和一堆无聊的玩笑
山涧的流水,加之人间的曲调
都无法挽救衰老的尘世

你未曾觉察
你所拥有的在你身外
我亦从未失去
因我生来就在自身之外

(2009年12月27日)


寒冬

面对肃杀的寒冬
火与水之间,该选择什么呢
除了堕落
还残存欲望
——如果有一场雪……

结冰的河面丧失带走往事的机能
这使死亡来得冗长且乏味
那个站在寓言边缘的人
从此失声
并失去了岸

(2009年12月27日)


浪子

我在所能抵达的领地放纵自己
日夜豢养着一颗世俗之心
高额消费着浅薄的情感
无暇顾及柔弱之躯的藏身之所
甚至暴雨,也不能使我清醒

在晦暗的夜色中
来时的路谦卑地导引着浪子
而他早已无法辨认自己的家门
天明,有一声鸡鸣在召唤

(2009年12月28日)


做梦

训练有素的太阳继续着它的行走路线
我却打了个寒颤,心生惊诧
时至今日,才发现已倦于做梦多年

我习惯于容纳自己——不同面目,没有任何实质问题
我习惯于反对自己——无缘无故,不知所云
希望在临终之前成为一名优秀的悲剧演员
——已成泡影

走到栅栏外
抬起头
就看到天空

(2009年12日29日)

免责声明:由于本人才疏学浅,不排除以上诗歌是伪作的嫌疑。小标题是本人后加,原作并未题名,只在大体上分段。


夜读《老子》

他从北方来
秉承风的习性
潜入黑夜,藏匿在背街的楼道中
夤夜修习虚空之术
凌晨,他拿起笤帚
仔细清扫人们活动制造的遗迹
——痰,粪便,和面具
当正午的太阳迫使他的影子隐到自身之时
他想起一个关于重玄的玩笑
于是他就拿起一张洁白的复印纸
折一架纸飞机
他折得很慢,折了很久很久
直到净月当空
他才乘上纸飞机
在暧昧的月光下飞翔
留下隐喻

注:重玄,即玄之又玄。

(2010年1月26日)


明夷
  ——过余姚黄黎洲先生墓
  ——致熊鹰、苏野、商略

他像锥子一样行走在人世间
左冲右撞,颇失书生风度
沉淀下累累伤痕
一次又一次地印证着他的星相术

藉数理,他推演历史的谬误
掩饰着革命者的形容
内心的本质被深深包裹
藉孤愤,他退隐静修
明夷之心鲜血淋漓
高悬在龙虎山葱郁的山谷之上

从尘埃出发
时间把他的深沉打磨得异常光明
以致于某一刻,在他的茔冢之前
我无法睁开双眼

注:明夷,见《易·明夷》。黄黎洲先生有著作《明夷待访录》。


每一天,我静候薄暮时分

每一天,我静候薄暮时分
那个既不属于白昼也不属于黑夜的短暂溪流
我想我的样子
也一定介于动物和植物之间
在冷和热之间徘徊
就如同我一贯的态度:
不站在矿石一侧
也不站在人类一侧


野猫在草丛中高傲地逡巡……

野猫在草丛中高傲地逡巡
其实它在等待着性伙伴的到来
三只肥壮的公鸡还不知道即将被宰杀的命运
依然悠闲地寻找食物
那片水杉林站在边上
明白,却不言说

聪明的,愚蠢的
都恪守世界找就定好的规矩
并且配合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有些抱怨的,也未曾想到出格

水以基本元素的身份进入各种生命体
甚至在词语中展示形体
我坐在湖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这是世界赋予我的形态
这时段,我忠于职守
水与水之间,展示着永恒的物质关系

(2008年10月31日于江宁南山湖。)


暴雨

一场不洁的暴雨
骤然而至
延续了半年甚至更久
那些坚硬的事物开始霉变,朽腐
并逐渐侵蚀了我们的身躯
从双手双脚到心肝脾肺
甚至一度发展到头颅
那些顽固的心灵也不可避免

一些离开的人有福了
他们没有遭遇到这场雨
我们这些迟疑者
却意外地发现
家中还有这么多的财产
身上还有这么多的器官
内心还有些许爱恨情仇

嗨,如此看来
我们不免又要征引古人:
好雨知时节

(2008年8月13日)


三月十七日

一九三七年的三月十六日
你写了《罗马》、《不要对比:生者无法比较》
三月十八日,你的本子上誊写的是——
《为了让风和雪水的朋友》
三月十七日呢
我的大师,你在沃罗涅日干什么
你不写诗还能干什么呢
就像我在二〇〇九的南京,三月十七日能干什么呢
一味地接受生活的侮辱而已
让风和粪水倒在我的头上
还像话剧演员一样,口齿嘣嘣脆地喊
“爽啊爽,真他妈的爽!”

三月十七日的大师
患上了轻微的感冒
他托着沉重的下巴,裹着大衣
去一家游医诊所
他精神谵妄,以为来到了法庭
他大声向医生申诉
他是作为人类精神遗骸的继承人而来的
“我是法定的继承人!”
冷酷的游医给他一包感冒药
“这就是你所继承的遗骸!”
大师吹着口哨,哼着小曲
盘亘在沃罗涅日的小巷里
什么都不能阻止他——
成为“全人类最明朗的人”

三月十七日,我继续写诗
然而我的房间里没有手纸
大便是必不可少的生理胜利
那首诗随着马桶冲入了人类的废弃管道
在污秽的空间里横冲直撞
它是多么的自由自在啊
春天来到沃罗涅日
我的心仍旧如坚冰——硬度甚于寒冷
我的双手开始变暖,在这座奇怪的城市
“阳光将出现在我的诗歌中?”
在这里,骨头被碾成齑粉
那些绿色的植物却在我的心中疯狂地生长
我固步自封,是为了隐匿自己
全然不知我已经成为那个“全人类最忧郁的人”
——他消失在沃罗涅日

(2009年3月17日)


乌台诗案

他必须为他的才华付出代价
关押在乌台中的他想明白了这回事
诗歌并不能保证荣光永照
作为罪证,它们来得直接、明晰
机锋所指令他的嫉妒者不堪忍受
同时作为著名的保守派被历史反复地议论

第一流的诗人享受第一流的指控
他们说他的讽刺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他们说他目无君父、诋毁伟大的改革事业
而他的辩驳是那么的无力
只能默默地写下最后两首诀别诗
暮鼓之后,皇帝的使者窜入乌台
仔细勘察了他的行状
而他呼呼大睡,还打着呼噜
正梦见死亡带给他的豪华礼遇
英明的当权者似乎有向后眺望的特异禀赋
他给予诗歌一个不大不小的面子
他被贬往黄州,权充团练副使
从此,他自称东坡居士
泛舟江上,煮酒夜游

九个世纪后的某一个夜晚
我开始匆匆翻阅他写下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赤壁赋》
以及那篇写于冬夜的小游记——《记承天寺夜游》
试图搞清楚世界、江流、诗歌和他之间的关系
或者仅关于一个诗人的卑微人生

注:乌台即宋朝的御史台监狱。

(2009年9月13日)


致导师

在这迷失的夜晚,星光黯淡
我不知疲倦地打探你的消息
我的导师,你在哪里

你身负各式各样的面孔
在不同的表演时段,不断地变脸
然而变来变去,永远没有你自己的面孔
你消失在历史的炫技修辞之中

你学习了绘画的技艺
为不同的人物素描了斑斓的脸谱
而你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面目
我的导师,你何不去画一棵树呢

我搜肠刮肚,翻遍记忆
却发现作为我的导师,藏匿在我的小学课本里
你只不过喜欢坐在简朴的星光下
发呆,偶尔叹息

(2009年6月)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