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赞助
主题 : 育邦诗选六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09-13  

育邦诗选六首

致导师

在这迷失的夜晚,星光黯淡
我不知疲倦地打探你的消息
我的导师,你在哪里

你身负各式各样的面孔
在不同的表演时段,不断地变脸
然而变来变去,永远没有你自己的面孔
你消失在历史的炫技修辞之中

你学习了绘画的技艺
为不同的人物素描了斑斓的脸谱
而你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面目
我的导师,你何不去画一棵树呢

我搜肠刮肚,翻遍记忆
却发现作为我的导师,藏匿在我的小学课本里
你只不过喜欢坐在简朴的星光下
发呆,偶尔叹息


乌台诗案

他必须为他的才华付出代价
关押在乌台中的他想明白了这回事
诗歌并不能保证荣光永照
作为罪证,它们来得直接、明晰
机锋所指令他的嫉妒者不堪忍受
同时作为著名的保守派被历史反复地议论

第一流的诗人享受第一流的指控
他们说他的讽刺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他们说他目无君父、诋毁伟大的改革事业
而他的辩驳是那么的无力
只能默默地写下最后两首诀别诗
暮鼓之后,皇帝的使者窜入乌台
仔细勘察了他的行状
而他呼呼大睡,还打着呼噜
正梦见死亡带给他的豪华礼遇
英明的当权者似乎有向后眺望的特异禀赋
他给予诗歌一个不大不小的面子
他被贬往黄州,权充团练副使
从此,他自称东坡居士
泛舟江上,煮酒夜游

九个世纪后的某一个夜晚
我开始匆匆翻阅他写下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赤壁赋》
以及那篇写于冬夜的小游记——《记承天寺夜游》
试图搞清楚世界、江流、诗歌和他之间的关系
或者仅关于一个诗人的卑微人生

注:乌台即宋朝的御史台监狱


金针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雨夹雪
你在山上刈草除木
拿起背弃已久的瓦砾敲击竹筒
沉闷残破的声响使你想起了导师的教导
轻易地发现自己体内所携带的财宝

你为我缝制的衣衫
加于我身
如今有了破损
想借你的针线缝合,哪知它并不存在
我翻遍口袋,盲目寻找那根必然属于我的金针
直到黑暗降临
我才开始不慌不忙地学习女红的技艺


最后的乡村知识分子

沿着内心陡峭的坡度俯冲下来
几乎刹不住脚步
如果你还认为这是你的权利
我不会拦你

我知道,作为最后一个乡村知识分子
你早已失去耐心
在寒露日,你取出珍藏半生的磨刀石
在人来人往的大路边,开始干活
也许为了一个阴谋

你曾经唐突地站在人世间
或在田野的黄昏,突然造访我的家门
带着世界给你的一块钱
和你把它摇得叮咚作响的旋律
除了尊重,我拿不出什么来招待你

磨刀也是多余的
你停下手中的活计,开始迁徙
这一次是搬进城市
隐居在阴霾中
你已日益习惯于在大雾中穿行

我一直在瞻望着浮于江湖的你
不想今天,我们在超级市场碰了头
与我一样,你拖儿带女,推着购物车
为置办年货而忙碌
偶尔,从货架上取下物美价廉的手纸


老子、博尔赫斯和我

那个被称为老子的人
厌倦了终日与书为伴
牵着一头老牛
跨出人类的最后一座城池
出关而去

另外一位图书馆长——博尔赫斯
眼瞎之后竟开天眼
沉溺于在纸上建造巴别塔
生命的耻辱渐渐挥发
不断开辟《吉诃德》①的疆域

只要给我一本书,哪怕没有一个字
我就可以登临远眺,编造神话或流言
丰富有限的生活
还可以在页脚画上自己可笑的涂鸦
躲在无人处,孤芳自赏

注:①见博尔赫斯《<吉诃德>的作者彼埃尔·梅纳德》


体内的战争

每当照镜子时
我就讨厌起自己苍白的面孔
这面孔越来越臃肿不堪了
因为在它的内部
挤满了先人和后人的身体
甚至还有陌生人的影子

每一个月后我出现在人群中时
会引起一片哗然,他们就会说:
瞧,你的身体却越来越消瘦了
我相信他们说出了某种事实
我明白自己体内的一场场战火从未停止
那些圣人们和邪恶的人
那些天使和魔鬼
那些隐士和俗人
成天在打架
战争是他们存在的理由
我的身体是他们永恒的战场

我开始用洗面奶洗脸
总是使劲地搓擦
然后用大量的清水长时间地冲洗
我要除去那些隐藏在我面孔中的身体和影子

我开始大量吞食巧克力
虽然它是我最为讨厌的食物
我不再吃其他东西
一日三餐,经年累月
以使我的体内充满巧克力
让那些在我体内战争的人深陷泥泞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