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里尔克:诗二首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2-08-07  

里尔克:诗二首

陈敬容


预感

我像一面旗被包围在辽阔的空间。
我觉得风从四方吹来,我必须忍耐,
下面一切还没有动静:
门依然轻轻关闭,烟囱里还没有声音;
窗子都还没颤动,尘土还很重。

我认出了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又跌回我自己,
又把自己抛出去,并且独个儿
置身在伟大的风暴里。



  ——在巴黎植物园

扫视栅栏的他的视线,
逐渐疲乏,直到视而不见;
他觉得栅栏似乎有千条,
千条栅栏外不存在世界。

老是在极小的圈子里打转,
健壮的跨步变成了步态蹒跚;
犹如力的舞蹈,环绕个中心,
伟大的意志在那里口呆目惊。

当眼帘偶尔悄悄地撩起,
就有个影像进入到里面,
通过四肢的紧张的安静,
将会要停留在他的心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