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陈律:对我的一些短诗的思考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2-06-19  

陈律:对我的一些短诗的思考




在我的一些短诗里,我只写我确实感到的一点感受
一点清晰的,确凿无疑的感受
应该说,这种诚实和简单是我写诗的起点和惟一能依靠的某种不变
我会不时地从不同的写作阶段、写作境遇回到这里(尤其当我气力不够)
因为我不愿对我的写作注水和言不由衷
或者写一些自己其实一无所知或所知甚少的事
或许,有人会觉得写自己其实一无所知或所知甚少的事
就是修辞,我觉得这恰恰是修辞的反面,是对真的遮蔽和障眼法
因为修辞只可能是“使美更真”“使真更美”
然后,我也不觉得这是探索新事物的路上必然会犯的错误
相反,这只可能缘于虚荣或偷懒
因为探索新事物的好奇必然是诚实和朴素的
如果没有诚实和朴素,又怎么可能天真呢
我们只有像古人那样诚实和朴素
才能获得那种对我们的想象力,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的天真
所以,写作时,应该力求清晰、准确
因为清晰、准确就是简洁,就是古典,就是智慧
在我的一首论简洁的诗里,我把这至为困难的修辞称为
“……勇敢(赫拉克利特说的‘以一敌万’)和通往奇迹的隘口。”
(事实上,我总是把修辞中的简洁和繁复对应于自然本体的不变和变)
我相信,惟有做到了简洁,神秘才是可能的
也才可能得到如花的繁复
相比简洁,这种(如花的)繁复是礼物
就像战士历经磨难凯旋归来,必有美人、醇酒相伴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