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朵兄”视频号 会员列表
主题 : 唐颖:甬道传
级别: 三年级
0楼  发表于: 04-27  

唐颖:甬道传

——我将如此安逸地
度过那些接近尾声的日子?



清晨,推开厨窗望出去,
是一条昨天才疏通的甬道。

甬道正在树丛里搜寻一只手,
这只手配有精准的鸟鸣?

鸟鸣的锋刃令甬道上
所有的事物都附着了魔力。

魔力卷走村庄,携着我
穿过甬道又让甬道穿过。

甬道无限开放又暂时关停,
甬道即深渊?深渊用我

织一条柔软的冰丝围巾,
给酷热的震山系上——树荫?

远观如水瀑,近看是山岚,
更像是那片醒悟的经幡?

手于无声处所摸到的洞穴,
轻而空出时间的自由、相持。

一条正在搜寻答案的新甬,
在我体内盘锯着三只猛虎。

一只大如鼠,一只眦睚报。
第三只正在捕捉新奇的活物?

它们都是来自星星的眼睛!
这些眼睛落入水中,仇视星空。

穿云的大炮正在命中灌木丛。
灌木丛中的血染红了杜鹃。

杜鹃不泣,阵地上没人?
活着的尘埃都想方设法逃离。

可怜的甬道再一次出现孤影?
甬道上的树枝被战火点燃。

那烧焦的树枝上正缺一只手。
我擦去喷在树丫上的血渍——

血越擦越红。手不知道,
我连着的躯干是一个造血器。

造血器埋在土里生出一颗心。
一颗心铰链着自己的祖国,

祖国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此时,
我看见刚刚被炸毁的甬道上,

过雇佣兵、过伪装的坦克,
过弹道轨迹、过活着的人。

过呻吟中的残肢断腿与黑鬼,
过浪漫的西风一头瀑发。

过黎明之鸟与暗中的兽类。
它们都在尽力摆脱魔法的追踪。

曾经视甬道为光明之城的我,
也退而求之葡伏在秘密的丛林。

穿裤子的云随时投下伤兵,
在荒山野岭筑起一个个小丘。

在小丘与小丘之间形成路径,
这些路径犬牙交错,阡陌花开。

过去的时间与未来的时间
令这些路径生成一条条新甬。

此时,走在新甬上的我
重温旧梦。在建筑与建筑之间,

荒冢与荒冢间,我将被辩认!
我非尤物?我是谁?

难道,我就是那些曾经
在炸毁的甬道上种下的血粒!

如今又被这只手施以魔力,
变回村庄、变回鸟鸣和锋刃?

20240426
[ 此帖被唐颖在2024-04-27 08:54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