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答秋水竹林(一封早期书信备存)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7-02  

木朵:答秋水竹林(一封早期书信备存)




《报恩寺》

来这里并不是为了空定的石竹
袁斋公出神入化的功夫
只想推一两扇门
在从前的院子里小站一会儿
而现在是一片空地 什么也没有



秋水竹林先生:

  你好!没想到你对家乡诸多方面进行了文辞上的搭建,已然构成了自己的一片辞海。来信问我“实质性的意见”,我也不好多说。细水长流,通过多年的鏖战,你自然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然界。一旦我提出建议,就有可能拿自己的检疫标准了事,而忽略了你的积蓄。以你的《报恩寺》为例,我或许可以说一说自己会怎么写。首先,我如今会用完整的标点,尽管最初的几年,我也很少使用;我觉得后来与标点有了感情,好像每个句号中都有一眼甘泉。然后,我会写几首同题诗,一开始,我也会和你一样,谈到寻访到“空地”的寂寥心思,表达一下物是人非(人是物非、人非物非皆可)造成的心理反应;接着,我也许会想到杜甫参观武侯庙可能写什么、他第二回写与第一回写有何区别;再者,我会不会思忖“空”的另一番意趣,也即,不止步于“空”的表面含义:“什么也没有”。我会仔细琢磨“空”中生有的可能性。如此,我兴许能发现此前忽略过的报恩寺里的其他人情世故。一方面,交代所见所闻,如“诗是现实的反应”所教导的,另一方面反观这一次写作导致了“诗”在个人写作史上的怎样的细小的变化。如果非要提一个“实质性意见”不可,我想你可以博览群书,也就是说,你可以同步拥有两种历史:写作史与阅读史。

木朵
2008.4.8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