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王炜:韩非与李斯(四幕诗剧)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2-03-25  

王炜:韩非与李斯(四幕诗剧)

序诗:问对(或一首关于“就近说明”的诗
第一幕:“政策”
第二幕:分类法
第三幕:“用”
第四幕:说服 
  
    
  
 
序诗
 
问对
或一首关于“就近说明”的诗
 
“我建议一有主题,我们就明说。
眼前应变的办法正是明说。”
 
“你好看的意见促使我警惕
你会越来越有道理地说服我。
不过,你也算设法奉陪了沉疴
我观察过,你对‘言’的义气
倒没有来得重要,去得狼籍。
你要求我是便捷地以你为用
你的长处在于平复,也在于取代
更在于:你就在一个不远处。
就近的可见性,是持久的狡狯。
说服的艺术,是不使范围扩大的艺术。
连续的事例是被剪掉的羊毛。
停止是我即将的粉饰。
继续有趣的,是你安抚的计策。
纵使离得不远的才能不是最好的才能
你需要我是你的想象,是你力所能及
你却不是一个梅菲斯特。
几次这般的砥砺,总好过你冷淡的告辞
你并不是不可能成为,那善于告辞的人。
纵令兴衰如虎,匹夫纷纷乱了
你虽拳拳急切,但总不被需要
你并不经常的答问更被各方面冷落了。
既然你一直颇有微辞于那
关系隔得远的,不在场的
我寻思,才能是一排沿街的雕像
我需要利用你,来同我调整,我那已经太懂事的眼力。”
 
“谢谢。当我想说一些适合你的话
你就总会说得比我多。”
 
“我称呼你什么?”
 
“可以叫我过来人。”
 
“这称呼不错,微弱,但使用面广。
我倒不反感你这种人来改写
我们为何负气,我们与过去的关系。”
 
“是改写你我的可见性吧?
与其把事情还原,不如参与一些临时清楚的。
我们不要以为能够理解,那个领域
甚至正在从事它的人也不能理解。
即使有理解也不需要,它并不依此运作。
理解有何用呢?理解只是使我们觉得
我们以为我们可以谈论它。”
 
“暂时还不清楚在只说了些
类似的话方面,你我谁更糟。
那么,那些现有的诚意呢?”
 
“真诚就只能被靠后对待了。
情况很适合想想还有哪些
好的方面是可以被推迟的?
况且,你还可以这么想:
在这里我们是基本的和陌生的
且基本得,陌生得并不远
我们就在一些新近预期的
旁边站着,寻找着机会
并且假装着被它取代了。
当然,谁说一定要有内心
我们只有一些假想的紧密。”
 
“我们必须显得那样吗?”
 
“显得什么?”
 
“我是说,显得那么成型了吗?”
 
“至少大家都担心再不是
想是的人那样,就来不及了。”
 
“那么我们是些模仿者吗?”
 
“这起码是个机会。”
 
“那就这么得了。目前我有些事要在意
一时间纷纷自足,有伦,有类
有如此多而不辩的典型性等待处理。
有一点我们是相同的
不论你那就近的追求
或者我,自卫的分辨
都说明被动是你我的命运。
当然也要注意的是,蔑视已过时。
好吧,遂你的愿,我可以配合你
允许你取代我,尊称你为诗神一名
不论你是穷途夫子,还是肚子里的鬼。
接受一些坏事发生在我身上
而好的方面已经把它不需要的理解
退还给了我们。这表示,你我要就此
改弦更张,变动去增加与联系的方向。
好吧,我们就在近处活动
并不渐行渐远,并不唯心,也不诛心
我们随时可以被取代,不被起用,不被追忆
却可以在阵阵猛禽般的反应中被意识到。
就在这个范围里,成为可见的吧
接受起始的头绪略同狡计
一双回头逐客搭档作现场评论员。稍为更换
有新意总是容易的。总有孜孜不倦的
自我调整蹀躞而忠诚。不论是联系到
公开的进步,还是我们的起步,接受在眼前
总是会有的分歧中,我们能讲讲的总是那些。然后呢
 
就让你我说的话肿胀起来
像个氢气球,飘进夜空吧
就让你我说的话成为此生
唇边一阵和善又恶毒的余味。” 
 
2007年12月;
2008年7月。 
  
   
人物:
 
狱卒
李斯
文士
韩非
赵高
胡亥 
 
 
第一幕“政策” 
 
  (秦狱。背景是一幅整墙幕布,时不时有电视无信号状态的那种雪花屏和噪音。这一幕里韩非始终沉默不语,结尾处才有一些含混回应。)
 
狱卒
每当我觉得事情不可理喻
他们就开导我,说我还可以有兴趣。
 
李斯
对你来说这挺好,你有知识
没办法的时候可以探索一下囚徒学。
  (稍后
兴趣是世人惟一的依靠。这也是
有事可做的人都比较庸俗的一面。
人们总喜欢抵触那么多,不过是在
模仿一个君上的衡量是什么。
他不准的,我们不见得就一定不厌倦
他是我们都是的那个人
诸位的局限也是悠久的治安。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君上并不给你
过分多的东西,不给你逾分的东西。
  (对狱卒
今天他怎么样?
 
狱卒
打雷前好像刚睡着。
 
李斯
今年春雷来得晚。
那时候,一有雷电我们就盲目兴奋
荀老师说这不过是我们的返祖表现。
 
狱卒
有人来探他。
 
李斯
谁?还有谁会注意他?
 
狱卒
一个夫子。
 
李斯
听说南方现在很冷?
 
文士
南方一直没雨,这让
许多说话富含水分的人失去了源泉。
 
李斯
这雷像一个不厌其烦的共工。你们也可以
说说冬小麦。作为劳动力源头,南方又长成了一代人
你们也可以说说这个需要动手刈割的春天。
 
文士
也行。如果要对这起伏不定的大地做一次有效的
取平,我们气候的诗仍然是有用的。
现在是等待,现在是对
大规模事物的粗劣欲望。
我明白,我们对于真实的臆造
在你看来都是为了奉迎的错觉。
难道我们就不能彼此廓清吗?
水落石出并不就是调戏故人,
但有些狞笑确实也清新可喜。
现在是绝对,现在是对
做不到但又必须要做的
事情作一次死亡的规划。
虽然你我并不能处在事情的
侧面,又能处在哪一面呢?
 
李斯
这么说当然很通用。只要生存还继续
侧面就依然是通用的一面。
是什么,在维系你们放弃了意见的生活呢?
既然一个思路会成为绝路,我不知道你们
这样的人是否从不怀疑你们所说的?当我意识到
你并没有说着,我以为你说着的事情时
我就不再读你的尺牍体与新颂歌。
 
文士
既然你对敦厚与严重不以为然
那么,轻松和尖刻会讨你欢喜。
仿佛已互相预料到,对方可能注意的部分。
我们不必假装互不知情
目前已废除了这类效果。
对于那些要求太高的原谅
我们都接受不能为对方那么去做。
既然生活已经无用而美满
一点点优点就说明了我们。
大家窠臼已成,健谈又冷淡
别计较屈就与成就,只分头称雄或称病。
鼓励平静,鼓励各人敝帚自珍的理解力。
不断默认工具的变化,默认得近乎阿谀。
一切也无所谓出丑了,既然
“众人”是等着看比较的人,“众人”是宁可信其有的人。
我的文字是长远的接待,我的诗句
恰如相见时的融融生机
虽然大家还是很快有了倦意
五官时开时闭像搁浅的鱼,保持着笑意
我并不是不能从这一刻刻的机会中
挑选出用以说更巧合的话的意思,更隽永的意思
但我必须兼顾各位苦巴巴的务实,以及神经兮兮的平铺直叙。
请在我诗中入座,请原谅照顾不周
刚好,我开始抵触挑选。刚好这是合礼的。
 
狱卒
  (旁白
这是不是就是他们说的,还可以有兴趣?
 
李斯
  (对文士
我承认,你让我想起需要维持的关系
因为禁令也同样会来自彼此估计不足的你们。
人们发出声音也都是为了禁止。我也承认
不论谁说话,都有可能是空洞的。
 
文士
既然一个思路会成为绝路,我不知道你们
这样的人是否从不怀疑你们所做的?但我也知道
你命名、整理、招募一切逐客。我以为
我属于未来,所以我来这里。
现在我知道,我属于过去。
人人需等待,被喜欢,被隐瞒
等待着,直到愚蠢混同于光荣。
等待本性,或用去本性。
就在这些时刻,我们已经竭尽全力。
  (稍停
大人,听见他们哭嚎了吗?
你,一个新仓颉?
 
  (背景的雪花屏和噪音不规则闪烁、嗡鸣3—4次,每次持续一定时间。每次闪烁和嗡鸣的间歇是2—3次的呼吸声。)
 
李斯
我不介意比喻。
那是枭的叫声。雨停后
它们出来闻乌云的气味。
 
文士
那么你知道老鼠的感受。顺便说说,南方以西
横断山脉正有一次可观的鼠害。老鼠腾空而起
成千上万,幻化作漫天飞沙,代表草原来报复我们。
 
李斯
我不介意比喻。我介意的
是那些不被相信的作用。
你不懂。
 
文士
不懂什么?相信?
 
李斯
不,你不懂不相信是什么。
假设我们恰好是生活在一个
不相信使事情实现的世界
能做的事又会是些什么?
我们通过危险的假设所产生的
那称之为政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在很大程度上,一个政策可以使我
无视你们那些独特性的存在。
但我也试图维系我无视的东西
这是我继续听你的比喻的原因,
也是我来这里,向他告辞的原因。
你使我也不妨想想,是一个政策还是
一个寓言使事物存在。正如并非相信
而是不相信创造了我们的命运。
不过,所有真真假假的故事最终都会承认
人们对政策的需要是牢固的,
为了自己或者,也为了共同体
我们必须假设它是最终的解决。
 
文士
我也试图维系我无视的东西
但我好像什么也不做。在北极星下
在这城郭深处,我的意识并不分裂
我的意识也是对缺乏什么,和承受着什么的意识。
其实分裂的意识是多么罕见啊,是你们才会有的
我们只有雷同的眼、耳、鼻、舌、身、意,构成一个笼统的时代。
你看,我的身体是一次糟糕的统一
就这来说,我不如一根自断的蚯蚓。
既然你不介意比喻,你还要承担更关系重大的命运
那么,你的死法兴许略同商君。
你可能从未意识到,一切受你邀请的人对你的厌倦
这一点,那比我更有话说的人不会这么说。
 
李斯
谁?
 
文士
那个我不齿的人。
 
李斯
只是蔑视就太省心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
 
文士
来告辞。
 
李斯

这是空间的自然法。只要一代代青年还需要
一个都城,人的运动就已成定律。
  (稍停
你的技艺恰好就在于告辞。
去吧,带着你那得了靠山的孤独
去你那个地主趣味的偏安省会。那也算是
一种小结构吧,那里的庄寨,那里的哥们儿。
 
文士
我常常想,我们要感谢非议,因为非议区分了
我实际所是和我自以为是的。
我相信,未来之人会变得空前挑剔
所以我来看看他的独特性究竟何在
我不懂得他的政策,但我懂得他的寓言。
换个话题吧。他一直没什么可说的?
 
李斯
你也可以归入他所说的黑五类。
  (往韩非的方向
叫醒他。
 
韩非
我在听。
 
李斯
听,这雷声像不像你的口吃?
在这里,可能你已经懂得了
用途即囚禁。过去我们争论
事实是不存在的。但事实是
你没有可能写你想写的那些书。
你写的各种书将埋没。你的
《驳王诩论》、《以后的诸侯国》,你的
《诸子空谈》、《反奇迹故事集》。
我认为你那些书毫无价值。
死是你最后的韬略?
这就是你告诉那些年轻人的?
对他们来说你很简单
想从你知道的他们都知道了,然后
去成为首都超人,或者观念畜生。
根本不是什么不起作用令人悲观
而是世界的局限已经太清晰了
  (近距离手指韩非
而你,你是模糊的。
 
狱卒
  (旁白
我还可以有兴趣?
 
李斯
我记得你说过你来到这世界
是来给予,不是来获得。
那么,死就是你能给予我
也是还能够给予你自己的。
 
韩非
  (沉默,听着雷声。) 
 
  (背景雪花屏和噪音不规则闪烁、嗡鸣3—4次,每次持续一定时间。每次闪烁和嗡鸣的间歇是2—3次的呼吸声。)
 
  (暗场) 


第二幕:分类法
 
  (空地。下午。对话的间歇是马群奔跑的蹄声,由远而近再由近而远。)
 
赵高
马要在一天内全部处理掉。
 
李斯
这些巨坑散发出沉默的油味。
 
赵高
不能让品种流失别处。
这种事该让年轻人适应,所以
安排他们来动手学习这迅速的填埋处理。
其实这些坑的作用也类似统一。
在我看,你不必显得那么厌恶。
有一种情况是你没想到的:承受厌恶。
当事情有了被厌恶的可能,这是因为
它越来越明确了。只有那些未形成的不被厌恶
它们是一些态度良好的试探,它们
甚至还不能产生得罪。
据说物质不灭,但是会转移
有人试过把一匹腐烂的马变成蜜蜂。
这片湿地也不平静,夜间
被处决过的残骸会拼凑成一些新的珊瑚。
这是一种尸体的活力,所以我们
喜欢想象自己来自那些庞大的巨人
比如盘古,比如夸父。
你认为那些巨人存在过吗?
 
李斯
所以坑杀的规模越来越大
因为我们越来越觉得是在埋葬巨人。
 
赵高
顺带我也烧了你给的那些书
谁知道这是不是另一种阅读。
还有肢解,还有火化。
我们让一些孩子来习惯埋葬
把另一些送往海洋。这是
我们摆脱过去的方式吗?
 
李斯
除了埋葬的习惯还有凭空想象的习惯
于是用奇迹来谈论他,在潮流中自保。
不该用奇迹来贬低他,他什么也不实现
他是完全的空白,因此打击了
我们的虚荣。当然他鼓励我们
要有希望,要有要求
对一个出现在肢解或灰烬之后的地方。
那儿不是这里的一面镜子
那儿什么也不反映,那儿
不是一个顺理成章的地方。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有想象,有要求
既然,你与我总要成为另外的。
既然那儿并不是这里的接替,我们的想象与要求
也并非一种可靠载体,不是任何一个空间的基石
那么,我们可以试着完全结束在
这里的局限。当然有时我也想:
那儿的时光也像这里一样,逐一熄灭
全部所做的事也逐一熄灭,直到最后的盲目,友善而强硬。
那儿没有奇迹,没有……国家,没有半吊子的
寿陵儿满世界找乐子,当然他们也并非
一无是处,至少,还可以成为无用的。
  (稍停
那儿的人们如其所是的活动
危险并不消失,但联络、问候与援助
在危险发生时也能够发生,能够持续。
 
赵高
你看,有那么一会儿
你倒挺像个自善之民似的。
 
李斯
我在想,你这类人有没有通病?
 
赵高
通病是讨厌的,但不同的东西也许更少。
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经验。某个陌生人
站着或走路的动作,我们觉得很熟稔
因为此前认识的其他某人也这样。
你看,就连挠头、耷拉脑袋、晃胳膊
都如出一辙。即使对某人记忆模糊了
但那种姿势我们却没有忘记。仿佛
人被以不同的身体姿态分类了。
也许和“每个人都有丰富特征”正好
相反:我们只拥有最少的个体特征,
一座可以篡改的树形结构告诉我们
可以根据不同的用途主导生殖
在这片天地广阔的试验场里
制造我们需要的马种,如同你们育人。
那具有马形的生灵不能再叫做马
人也不能再称为人。失去干预的
我们会衰老。不过,当物种的
无用部分的繁殖速度快过生机
大规模简化的事就由军队来做了。
不,这些不是我想说的。
大人,你是否注意到,那些为了改变
却失败了的行动中,往往只有老年或青年?
我想,你也会同意,一次改变如果只有
单个年龄段的人在干就不会成功。
你还在琢磨父子之间,你是哪一方吗?
不,我们是制造父与子的人。
 
李斯
所以无事可做就越需要进展。所以
我们就埋没那些不断繁荣的东西。
我们对增加感到恐惧。
 
赵高
运动要求我们去帮助
维持它的假象。
 
李斯
这样停下来的人们会感到安慰。
客观来看,这也是一种各得其所:
把事物的难言部分变成一种流言
使人们可以轻易谈论,而不违反。
  (稍停
为什么需要改变?
 
赵高
有一次我在长平捡到一只断掌
是个弓手的。保持完好的手势
与我在西方捡到的另一只相呼应,
所以我装了底座,并置在讲堂里
作为一件送给你们新教室的贺礼。
当时你们表示不可容忍。你知道
一个野蛮人同我们拉弓的区别吗?
就像阅读。博览了地方语文的你
就该明白物种的干预近乎翻译,
在我的会说话,与你的能俊辩之间
有多少半人半马的歧义需要和谈呢?
那么,就从我的话开始吧
既然这一切是很难说起的。
我们不能高估起点。
改变可以是不为任何原因的改变。
  (稍停
依我说,不如把老年的愤懑更换成
年轻的意见,这比反感他们好得多
况且,往往是那些我们瞧不起的
次要的东西成为转机,指出了
我们的处境。比如,那些次子。
 
李斯
他是个起点吗?
 
赵高
我们不能高估起点。
不,我们都成熟了
我们不要假设什么都基于隐患。
改变可以是不为任何原因的改变。
失去干预的我们会衰老。摒弃
当下各种一劳永逸的策划案吧。
很希望有足够的现实领域
安置你们那些空虚的拒马。
一切都表明这是你要为
自己再找个根据的时候了。
  (稍停
您看,逆光里这些身体的
含混动作你可以叫它琥珀。
 
  (群马奔跑的声音由远而近,再由近而远。)
 
李斯
那边在干什么?好像有骚乱。
 
赵高
我们也允许我们的一些半血马
同那些送来的地方劣马交配。
看起来很激烈,却是一次虚假性交
雄马从不真正插入母马体内。
我们会用一根竹筒半路调包
然后把精液稀释、分装
供应给数百个需要的部族。
那匹母马停工时就会去草地上
摩擦下身。它活不了很久。
 
李斯
一直用同一匹母马?它看起来很低落
两脚被系住,走起路像是瘸了。
  (稍停
它倒是令我想起那些地方本身。
 
赵高
每天下午都会有这样的场面
我们也组织退休人员来围观。
老头儿们抖着脖子,嗫嚅着:
“我要看宝马……我要看宝马”。
手指弯曲得,像你写的小篆。
他们的孩子有的也在此学习。
作为年轻一代缔造者的我们
怎么能把希望再交给他们呢?
不,我们不能高估起点
你有孩子,你更应明白这一点。
比起在社会上,我更喜欢这里
到一定时候人都喜欢对着动物说话,
你的故事来自老鼠,我的来自马
所以我就牵马开会,好让同时代
软弱的人们理解一场生物课的教益。
  (稍停
不过,话又说回来
你们的蔑视究竟因为什么?
 
李斯
你不像我们,你是个模仿者。
 
赵高
不,你不懂模仿是什么。
你们这类人无视的一个事实是
模仿可以使人立刻被看见。
那些突然发展的方言地区不是以一种
流血的原创性,成为模仿者?
当你鼓励他人走正道,只有自己单独处在
一个重要的错误中
且以受害者的离奇魅力,增加着荣誉
难道你的悲哀就不是一种翦除?
那么,我是不是也有理由表现出
一种贱人的雄伟,合乎一种感伤的时宜?
不,你不懂什么是分类。
这里的事实也告诉我们
干预自然恰好是自然的,你看
正是自然,不是对峙
使我们之间的一些共同点吐露了。
难道你不是也经常盲目等待
一个不可能有的有效指令?并不来自巨人遗传的
人们不知道会有些什么样的最终含义
构成一个超越生物世界的无何有之乡,
面对它的吸引人们怎么能知道
它不是另一种变异呢?
这依然是积极的:接受缺失。接受
那些总之被认为是重要事物的缺失
接受过程之中,眼前这
我们其实蛮可以暂时廓清的环节。
想僭越这个环节的人都死了。
他们不愿停在我们需要停止之处,在这里。
就像原创性的你也说,你愿停下,在这里。
 
李斯
我闻到磷的气味。告辞
浓烟越来越呛人了像这片湿地做的梦。
 
  (群马奔跑的声音由远而近,再由近而远。)
 
赵高
用原创性来抵御恐惧,这多么空虚乏味。
  (稍停)
这傻逼。他以为,他是他想是的那个人。
 
  (暗场)


第三幕:“用”
 
  (秦狱。沙暴天气。背景的雪花屏有时会显现出卫星拍摄的、不稳定的黄河三角洲图像。)
 
李斯
据说这几天太阳很异常,看上去
一直有种古怪的半透明感。
好像太阳在改变什么。
  (稍停)
前天你说,你需要一种
可以清楚意识到的结束。
能让你永远结束的东西中
我选择了这种比较不损害
头脑的。这东西有种特点
不立刻摧毁而是渐渐解散
思想,把全体的溶蚀为点
人说的内容说出了就忘了。
而且是永远忘了。这是我
找到最像时间本身的东西。
上学时你好搜集各种瓶子
记得有种蓝色的,像水滴。
我用那种淡蓝色的琉璃瓶
装起这一小瓶最后的时间
带给你。你可以一直说话。
既然你已服下它,我答应
你说话时提醒你时间到了。
 
韩非
像反对。
 
李斯
像什么?
 
韩非
我是说,这东西像对我全部
说过的话的反对。
 
李斯
也像一种逐行涂抹。
儿童和骗子们用墨鱼骨写字
几个月后,字就在日光下消失了。
我记得,你说过你向往一种
你称呼为经验的消除的状态?
说你精神上向往自我的减少
总之是某种偏执的朴素原则。
那么,最后仍然是物质的作用
帮助你达到了一直未能实现的。
这其实也算得上是一种和解?
这是不是也像我们有过的思想
在太阳的参与下,所起的反应。
这东西,会让你不论想到什么
想到就是告别。
 
韩非
  (沉默)
 
李斯
年轻时你喜欢跑去看泥石流,在蜀地那些
破碎的大峡谷,回来说比壶口有意思多了。
我们知情、原理、辩物,但荀老师称我们
对自然的爱好是部落化的、太部落化的。
荀老师说自然界只是一些危险的动态
我们顶嘴说,这恐惧感也是部落化的。
我们不知道危险是什么,以后
危险是我们认为我们是有用的。
我们了解不同的人所起的,不同作用
按照用途对人分类。当时有不少这种书
最受人欢迎的是显得最能解决问题的。
昨天有个人约我去军马场,看他们击杀驽马
顺便也烧了你那些书,包括你绘制的水系全图。
在你的贡献中,我们相对选用了一些
我认为这是公平的。你会被记住
虽然是以一种错误的方式被记住。
透过你我之间的种种,晦暗的区别
像透过一面地壳般的镜子
我看见那么多被覆没的人。
我们都想证明还有新的可能性然而
还是有那么多我们认识的人已经死了。
我知道你学习过驯鹰。
正如那些高原民族所说:
希望各种变化中的灵魂
都有伴随他们的鹰。
我也希望,过那么一会儿之后
变化了的你还会有伴随你的鹰。
  (稍停)
他们对我们意味着什么?那些同时代人?
 
韩非
也许我们不可能知道。也许
每个人的生平都是伤害性的。
 
李斯
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
驱除言辞对我的占用,
我还能抛弃言辞另作
抉择,走上另一条路。
不过现在语言仍然要同现实
互相带领。一种危险的带领。
我知道你怎么看我们这些人。
我们的语言自满、闭塞,倚仗
一种拒绝被问的正确性。可是
那些反对派们往往又不堪卒读。
我们全都朝着伟大有备而去,我们的
重要还要讲求是被动的。
当你认为你为了,一个自我以外的出发点
你所说的是一种主动启迪,你所看到的
一种新的可能性比既有的更面对现实。
可是,你的家乡第一个反对你
一个老妪的狂笑也可以反对你。
在做了一切认为有用的事之后
发现所做的不过只是太阳光下
消失的一页人民的幻想。
人民的咒语并不是你的无能
而恰好是——你的有用之处。
你将懂得,决定你的不是
你的牺牲而是永恒的抵触。
如果没有目标的一切刚好
就需要那些未能改变的东西,
经历了反复忍耐的人生后
对于这里我们能想起什么?
也许常常想起的,是它的难看。
但我们总倾向于忘了它的丑陋
总会有一些自豪的闪光点出现
在我们意识的尽头,而这正是
死亡对祖国的美化作用。
 
韩非
这样不挺好吗?证明我们是错的。
可以自由说出彼此的愚蠢。
也许在觉得对的时候我也会
去禁止,所以我接受我的失败。
如果我还能记住,我愿记住
我的错误而不是我的愤怒。
  (稍停)
那边关着谁?我听不懂他的语言
他唱起歌来,听着像说话的荒野。
 
李斯
一个野蛮人。一个贼。
你想听,我倒是可以命人为你鼓鼓琴。
 
韩非
不。我想听他们的歌。未来
我们也许会不断听到这种歌。
当我们无法解决自己的问题时,就会等待他们。
 
李斯
他在唱有人回到他身边
当他醒来时什么也没有。
他唱一颗星来到他身边
当他醒来时什么也没有。
唱一只会发胖的鹰吃光
他的心肺,他的血肉。
他在唱今天鞭打的疼痛
也许是最后一次感到痛。
唱他愿意醒但更愿意死。
请不必介意我略有篡改
遗憾你只懂得一种语言
总之很简单,这些粗糙的歌。
 
韩非
很古老。
 
李斯
一种山地语言。
 
韩非
像寒冷一样古老。
 
李斯
你看,从这里可以看到大地的每个
部分都在不同程度地隆起和透明。
  (稍停)
这个时代已经在被称为思想之
元年。或者也是愚蠢元年,
把自己放在一个想象出来的发展状态中
可是,我们相信的开端也许是老之将死。
你以为是无能引起不安吗?恰好
是那些未被应用的才能引起了不安。
并不需要那么多才能。这也是
又一轮年轻人来到这里而诸公
并不感到嫉妒和害怕的原因。
为什么要嫉妒和害怕他们?
他们明天就会衰老。
持久的是政权而不是人。这是
一种必要的算术:人是速朽的。
虽然装出知道的样子但我们是些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的人。
但正是我们这样的人可以
维持一个加快衰老的国家。
我也不惋惜在这场愚蠢的奠基中失去的
引导——失去的语言,失去的现实,失去的
鹰。失去可以保持不安,保持
那些有用的糟糕之处,正如
保持头脑和一些地区的贫困。
当然我也意识到这人世间已经陷入
普遍的闭塞——我们,我们的邻居
我们的敌人共同的闭塞。这也将是
几代人的闭塞。
  (稍停)
以前关于这些你不是很能说吗?
也许你忘了。不管你忘了什么
让它们停止在鹰的幻觉中吧。
 
韩非
我以为这会很剧烈但却异常普通:
不是体会我的自尊而是我的忘记。
 
李斯
看来是今天的太阳在关照
我来整理这段生平的光谱:
你的鹰。你的省思。你的告别。
好吧,一个野蛮人的歌声。
既然无人授权,此时此刻
你有过但正在忘记的才能
并不会使你就此化为精神。
你可以当作是你指出过的
那种新的可能性在授权。
是那种新的可能性在帮助
这件困难的事,使你的
身体完成一次神话性的感染。
不过我要提醒你,既然你要
肯定这记住你的错误而不是
你的才能的世界,走向一种
新的可能性就是走入被遗忘。
时间到了。
 
韩非
这汹涌的沙尘仿佛世界的
反面在替代这泯灭的天空。
多谢足下,提示我时间到了。
我感到在对我起作用的
是我们所说的话而不是
我服下的东西,我感到
话语正在同它合而为一。

  (韩非死)
 
  (暗场) 
   
 
第四幕:说服
 
  (空地。天气干燥,空气能见度很好。)
 
胡亥
这几天的风,使天下好被接受一些了。
昏暗的事物会稍稍占据注意力但是
我更喜欢发生在光天化日的一切。
  (稍停)
趁着 还有一会儿时间,说说你的提案吧。
 
赵高
比起头几年,你也算是不那么学生气了。
近期没去参与争论吗?
依我看,你们的交流不过是
手持着镜子互相晃眼睛。
如果你朝反方向坠落,那在顺境中
还算合得来的同代人并不会理解
你的失败。你的认同是一厢情愿。
现在情况倒过来,是我们这些
大叔对你们年轻一代的请愿。
 
胡亥
如果你们去静坐、去绝食
那我就把你们叫做老孩子。
多谢二位,陪我等待一场自然现象
你们这些被称作老师的人仍然
需要我来引导你们领略
一个暂时隐蔽的太阳。
  (稍停)
我为什么要信任你?
 
赵高
不,你该问“我为什么不信任你?”
就像你用那些镜子制造各种反射
反思你的怀疑是不是该调整方向。
难道你相信市面上那些什么都知道的人吗?
他们只会重复,只会啼哭
对着昏鸦、水怪、猫头鹰
或某些杂交品种譬如夔牛麒麟。
甚至对着虫蛹。据说有那么个
活得脏兮兮圆滚滚的蛹人清早
醒来,发现分不清自己和蝴蝶。
这类人兴许历来就长那样呢?
但人们喜欢认为,他是在好的一面像蝴蝶。
南海有种古代蝴蝶像会飞的猪
杀之能取肉八十斤,因此灭绝了。
——我们别再谈论什么象形术了。
当你也亏空将老,然后新一轮的
意见又在说这样那样是最佳方式。
并非你的逆反,恰好是对于国内
青春状态的管制会决定你的前途。
危险的不是我们,是你的同代人。
这是你根据那幼稚的趋光性所不能理解的:
你,你是任何年龄对面的人。
 
胡亥
当我面对各种不同的东西时
他们就告诉我,挑拣比理解更掩饰平庸。
  (对李斯)
你怎么不说话?听说
你说服人去死很有一套。
 
李斯
  (沉默)
   
胡亥
我把这一切视为受挫的你们,在一个表现为
现实的机会面前所产生的奇怪反应。
我记得你说过,我们并不能预先推迟什么。
不论我们推迟接受,或推迟拒绝。预先的即谎言。
这也是那个韩人说的吗?
他也是个王子,一个潜在的君上。
  (稍停)
这几天我都在琢磨关于光的事情。
我们有一个充裕的平原来放大
银河的投影,并按照它建城。
比起银河我更喜欢太阳。
这干燥多风的大地几天来都在
太阳的反光下,仓促地反应着
我也做好了观测的准备。遵守
你们的教育不如直面太阳的传授。
 
赵高
  (旁白)
这是那幼稚的趋光性所不能理解的。
 
胡亥
它有什么好教我的呢?
它是否也考虑过用它的光
去参与,成为一个关押者?
我能体谅它作为太阳的处境,
感到它越来越困难了。
难道他们就不能新颖些?
却给这世界带来了皱纹。
可是又有什么样的皱纹能比得上你的
你,太阳的皱纹。
肉眼虽不能直视光辉
却可以对这种苍老偶尔注目。
我越来越困难了。我像太阳一样
有把老骨头。 
   (稍停)
我挺喜欢这方形大城。
这由黑变灰的天空仿佛
处在一阵愈合的寒冷中。
我爱这一天,但我的理由不充分。
我只想经历清晨,在清晨以外
我就停止,我的生命就不愿呼吸。
经历清晨纷披的光线,我的脚步
并不延伸到正午,当温度骤升。
 
李斯
这话由他来说真是突然。
 
赵高
由谁来说都不突然。
我们不能高估起点。
 
胡亥
我猜这正是羿射九日之意,向来
我们只是想方设法成为惟一的一个。
快去,叫他们取块琉璃来摆在这里。
日蚀就快开始了。
 
  (一块无色透明塑料材料从右往左移动直至遮住整个舞台,完全挡住观众视线,塑料板不用太透明。从观众眼睛看去,透过塑料板可以朦胧看到几个人影,塑料板后灯光逐渐变强,直至整个塑料板透出很难直视的强光,强光持续颤动几秒钟后,慢慢减弱直至暗场。)
 
剧终 
 
2012年3月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