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露易丝·格丽克:康沃尔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5-22  

露易丝·格丽克:康沃尔

柳向阳 译 [1]



一个词落入雾中
像孩子的球落入深草里
仍然在那儿诱人地
闪闪发亮,直到
发现那蓬勃喷发的金黄色
只是野生金凤花。

词/雾,词/雾:它这样伴随着我。
然而,我的沉默从来都不是全部——
像远景上拉起的一片帷幕,
有时薄雾散去:唉,游戏结束。
游戏结束,那个词已经
被风雨略微压扁,
所以它现在被找回来,却已无用。[2]

当时,我正在乡村租着一处房子。
田野和大山取代了高楼大厦。
田野,奶牛,湿草地上的落日。
白天和黑夜被轮流的鸟鸣区分开来,
热闹的嗡嗡声和沙沙声融入了
类似于沉寂的东西。

我坐着,我四处走动。夜晚到来时,
我走进室内。我借着烛光
给自己做适量的晚餐。
晚上,当我能写的时候,就写日记。

在很远的地方,我听到牛铃声
从草地那边传来。
夜晚以它的方式变得安静。
我感觉到消失的词语
正和它们的同伴在一起,
像一部作者不明的传记中的片段。

当然,这一切是巨大的错误。
我相信,我正面临终点:
就像一条土路的裂缝,
终点在我前面出现——

似乎与我父母对峙的那棵树
已经变成了一个形状像树的深渊,一个
正在泥土里扩大的黑洞,而在那里的白天
这黑洞只是一个影子。

最终,回家是一种解脱。

当我到家时,画室里堆满了箱子。
一盒盒颜料管,一箱箱的
各种物品,那些是我的静物画,
花瓶和镜子,我装满木蛋的
蓝色碗。

至于日记:
我尝试。我坚持。
我把椅子搬到阳台上——

路灯亮了起来,
排列在河的两边。
办公室变黑。
在河边,
雾气绕着灯光;
过了一会儿,人们就看不到灯光了
但一种奇怪的光亮弥漫于雾气,
它的来源是个谜。

夜晚蔓延着。雾气
在点亮的灯泡上旋转。
我想这是它能让人看见的地方;
在其他地方,它只是事物存在的常态,
在原本清晰的地方模糊不清。

我合上书。
一切都在我身后,都已过去。

前方,正如我说过的,是一片沉寂。

我不和任何人说话。
有时电话响起。

白天和黑夜交替出现,大地和天空
轮流被照亮。



[1]康沃尔是位于英格兰西南端的一个荣誉郡。
[2]前三节写一个词/球落入雾/草里,变得闪亮诱人,而一旦发现是错觉或等到雾散去,便导致“游戏结束”,即使找回了那个词/球,也无法重回“游戏”,恢复它的闪亮诱人。有论者注意到此诗中的黄球来自《忠贞之夜》一诗。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