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阿基米德的米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5-07  

木朵:阿基米德的米




我们仨讨论楼上下水管怎么补漏。
我像一个智多星,是因为
上个月我家有过这样的工事。
房主雇来的师傅一言不发,
光听我说。说它难,工钱就多。

我说得太多,像一个实践者。
我愉快地比划,作为一个可信的邻居。
房主一晚上的疑难至此见底,
我注视他表情可喜的变化。
一通表态之后,我满载而归。

半小时后,城里在传一个消息。
凡是与G城来人接触者都要居家隔离。
那个修管师傅偏偏昨日刚从那里来。
他并没有出席那个全城闻之色变的葬礼。
他那时正在工地上善后。

但他的确从G城来。
他的雇主肺快气炸了。
他觉得对不住我,而我的儿子
也得足不出户,三天两测方可返校。
他已开始囤货,做一个月封城的预判。

他建议我赶紧去超市采购,
反对我的乐观,反对我迟缓。
其实我家阳台上储存的大米
已经兑现了我的预防与担心。
但我的注意力不在食物上。

我正在析读李商隐一首诗。
刚刚写好对首联的理解,
驰骋旷野的手足还有待收敛。
我无处诉说自己的兴奋与进展。
我巴望力学之父是我的紧邻。
描述
快速回复